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仙侠  »  天龙八部︰蕩妇康敏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天龙八部︰蕩妇康敏
那一日康敏在马大元的铁箱中发现了汪帮主的遗书。偷拆了这封书信,没有损封皮上火漆,看了重行封好。得知了乔峰乃是契丹人一事,那时开心至极,因爲她要出出心中恶气,谁叫乔峰正眼也不瞧她一下!本来康敏希望马大元揭穿乔峰,却不料被马大元训斥了一番,连着好几天碰也不碰她一下。                那日是八月十四,马大元偷閑在家多睡了一会,鸡巴却传来一阵舒麻爽快的感觉,睁眼一看,却是妻子康敏正自埋首于他的跨下,性趣盎然的舔弄起他的鸡巴。                龟头和茎体结合处的中间,是男人最柔嫩的地方之一,只见康敏用舌尖连续轻轻触击这裏,然后舌尖顺着鸡巴滑下,将鸡巴茎部下边的睾丸含在嘴裏,有时含一个甚至同时两个,然后将那炙热如铁棒的鸡巴轻轻含入嘴中。  虽然在半醒之间,马大元的鸡巴早就不由自主的膨胀、高傲地指向天花闆。  康敏的唇紧紧含住鸡巴的茎部,慢慢移向底端,用舌头慢慢在龟头上面逗弄、一下子改爲真空吸吮的动作。一下子含住鸡巴茎部的最深处,嘴唇紧裹着整支鸡巴,然后张开嘴巴,让嘴巴慢慢移动到龟头附近,然后呼的一声,又将嘴套至鸡巴底部,将整支鸡巴塞满她的小口。反反複複的动作,直教马大元气喘连连,龟头又涨大些许,马眼微开。                这时,康敏隐然觉得马大元的鸡巴内似乎有千军万马奔腾,似乎就要从马眼口倾洩而出,只得用拇指在鸡巴根部跟肛门之间缓缓一压,暂停吸允跟舔弄,这时马大元全醒了,赶忙提神、沈住一口气,硬是将已到门口的精液暂行压抑。  「干你个骚婆娘,一大早就发浪,舔的老子差点射出来,真他妈的欠老子干,弄得我真爽真爽!!」                「哎哟,当家的,怎麽又是粗言粗语的!」康敏擡起头,将身子挪了上来,靠在马大元身边呼气如兰,但一只手却粘着了似的,仍然轻握着那支挺立的鸡巴,不停的套弄抚摸着                「老子就是这样,还说我,你哪一次被我干,不是粗言粗语的大唉小叫,口无遮拦,幸亏咱们这裏方圆数哩没有人家。嘿嘿,就算有个左邻右舍又如何,我有这麽美貌的老婆,教他们知道我马大元大干我骚狐狸似的老婆又有何不可。哈哈哈……」  「就没一次正经,要不是你一心一意对我,我才不来理你勒!」                「哈哈哈,你人这漂亮,这个小逼又总是紧得很,老子这根鸡巴干过你一回就不会再找其他女人,总之,我只干你一个,我的好老婆…哈哈」  马夫人啐了一口,道:「呸,也不文雅,自从你上次之后…人家熬不住了啦。」                康敏突然感到被马大元用力的一抱,轻轻擡眼一看,正好看到马大元的脸上充满一种满足、陶醉兴奋的神情。  这时的康敏便明白马大元的心思,于是缓缓转身正面贴着马大元,双手环抱着马大元的腰身,让自已的丰乳、小腹、大腿相对的紧贴着马大元,慢慢的擡头,媚眼轻闭、樱唇微开,看着马大元。  马大元只看看到康敏豔丽的脸庞斜仰着,柳眉轻挑、凤眼微闭、朱唇湿亮、脸颊泛红、看得马大元既爱又怜,便往樱唇印上去了!                康敏的嘴唇感到有一条湿软灵活的东西在挑着牙门,还有马大元刺刺的胡渣刷拂自已嫩嫩的脸颊,一种搔痒酥软的感觉涌上心头,康敏迫不及待张开贝齿,让马大元的舌头深进嘴裏搅拌着。  康敏跟马大元,忘情的拥吻着、身体互相搓揉着,现在他们变成只是单纯的男女而已,只想拥有对方、占有对方!                马大元慢慢解开康敏的衣裳,康敏扭动身体好让马大元顺利的脱下她的衣服。眼前是康敏如玉似磁的肉体,丰满雪白托出美丽雪白的深沟,饱满诱人的乳房高挺着,顶着一粒樱桃熟透般的乳头。  康敏平坦的小腹,浑圆的臀部,在那既丰满又白嫩的大腿交界处,便是黑色神秘地带!马大元贪婪的望着康敏雪白如凝脂般的肌肤,微透着红晕,丰腴白嫩的胴体有着美妙的曲线。  康敏的肉体就像雕像般的匀称,一点暇疵也没有。  马大元伸手在康敏丰满浑圆的乳房,猛然一抓。当马大元的手碰触到康敏的乳房时,康敏「啊」的轻歎一声,身体轻轻的颤抖着。                马大元火热的手传来的感觉,从康敏的乳房慢慢的向全身扩散开来,让康敏的全身都産生淡淡的甜美感。马大元擡起头去吸吮康敏如樱桃般的乳头,另一边则用手指夹住因刺激而突出的乳头,整个手掌顶在半球型丰满的乳房上旋转抚摸着。  「已经四五日了,已经四五日没有碰我的身体了!」受到这种刺激,康敏觉得大脑麻痺,不禁开始呻吟起来。                康敏觉得马大元的吸吮和爱抚,使得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阴道裏的嫩肉和子宫也开始流出湿润的淫水来。  马大元的手依依不捨的离开那一对奶子,而且慢慢往下滑,穿过光滑的小腹,伸到康敏的阴户上轻抚着。                马大元的手指伸进康敏那两片肥饱阴唇,马大元感觉康敏的阴核早已硬涨着,深深的肉缝也已淫水泛滥。  「啊!」康敏发出了强烈性感的欢悦声。                康敏觉得膣内深处的子宫像溶化一样,淫水不断的流出来,而且也感到马大元的手指也插入到肉洞裏活动着。马大元的手指在滑嫩的阴户中不停的旋转着,逗得康敏阴道壁的嫩肉已收缩、痉挛着。  接着马大元一翻身,分开康敏的双腿,看着康敏两腿之间挟着一丛阴毛,整齐的把小穴遮盖着,康敏的阴唇呈现诱人的粉红色,淫水正潺潺的流出。马大元用手轻轻把康敏的阴唇分开,毫不迟疑的伸出舌头开始舔弄康敏的阴核,时而兇猛时而热情的舐吮着、吸咬着,更用牙齿轻轻咬着那阴核不放,还不时的把舌头深入阴户内去搅动着。                康敏因马大元舌头微妙的触摸,显得更爲兴奋,拼命地擡高猛挺向马大元的嘴边。康敏的内心渴望着马大元的舌头更深入些、更刺激些。浑然忘我的美妙感受,激情而快感的波涛,让康敏浑身颤抖!  「哎呀……人家的小穴……痒…嗯…人家要你把大鸡巴放进浪穴裏…哼…干我…你不想干我吗!快呀!」                马大元看到康敏淫蕩的样子,欲火更加高涨,他急忙把自己的衣物也剥光,虽说他已有五十来岁了!但他那一根大鸡巴,却仍像怒马似的,高高的翘着,赤红的龟头好似小孩的拳头般而且青筋暴露。                马大元站在床缘,让鸡巴正好对着凸出床缘的阴户。马大元的大龟头,在康敏阴唇边拨弄了一阵子,让康敏的淫水润湿自已的大龟头。马大元用手握住鸡,顶在阴唇上,用力一挺腰「滋!」的一声,巨大的龟头推开柔软的阴唇进入裏面,大龟头才插进一半。  「哎呀…大元…你…你…插的太大力了!」康敏跟着一声大叫。   「大力干才会爽!!」  话虽如此,康敏脸上却自然流露出淫蕩的表情。                康敏的表情、叫声,马大元自然也看在眼裏,刺激得马大元暴发了原始野性欲火更盛、阳具暴胀。马大元再也顾不得温柔体贴,怜香惜玉,紧压着康敏那丰满的胴体上,用力一挺腰。  康敏感觉马大元钢铁般的鸡巴,在缩紧的她肉洞裏来回沖刺。康敏低头一看,正可以看见马大元的鸡巴,在她肉前伸出、进入。康敏看见马大元的鸡巴,被爱液湿润得晶亮。      「喔!好美…哼…嗯…你的大鸡巴太棒了…哼…小穴好涨……好充实…唔…哼…」  阳具尽根插入紧嫩的阴户内,令康敏打从骨子裏的舒服,她欲火难耐,直是个许久未曾被宠幸的怨妇,沈醉在这插穴的激情之中,康敏贪婪的把细腰不住的摆动,粉脸通红,娇喘不停,那浑圆的美臀,正上下左右,狂起猛落的被大元的大阳具抽插着。细嫩的桃源洞,被粗大的阳具塞的凹凹凸凸的,随着康敏的屁股扭动,起落,洞口流出的淫水,顺着股间,湿淋淋的流下,浸湿的阴毛四周。  「哎…哎…亲哥哥…哼…嗯!小穴美死了!唔…你的阳具好粗!唔…小穴被干得…又麻…又痒…舒服…哼…」                康敏被马大元干得粉颊鲜红,神情放浪,浪声连连,阴户裏阵阵的爽快,股股的淫液汹涌的流出,只觉得春穴裏润滑的很,马大元的屁股挺动得更猛烈,康敏的阴唇也一开一合,发出滋滋的声音。                「啊…亲丈夫…哼…我好…好爽…哦…阳具顶得好深…嗯嗯…我的脚好酸…唉…顶到花心了…我…没…没力气了…哼…唔…」  康敏两手搂着马大元的颈子,花心被大龟头,似雨般的飞快操着,直让她美得飞上天,美得令人销魂。  「哎…亲爱的…我没有力气了…哎呀…又顶到了唔…你好哦…」  「哎呀…哼…顶…哦…阳具…喔…喔…」                原来就欲火高张的康敏,被马大元强壮的阳具抽插干弄,刺激的欲情泛滥,雪白的屁股便不停的上下摆着,当屁股猛力的下沈,使得龟头重重的顶入阴户,弄得她粉脸的红潮更红,但得到全身的快感,浪入骨头的舒爽。  「哎…好…好棒哦…爽…哦…我舒服…美喔…快…快…干我干…我快忍不住了…哼…」                看着康敏就要洩身,马大元忙将上身一伏,压在康敏的身上,手将她的肥美玉臀,高高的悬空抱起,用力的插着,大龟头顶在穴心上,狠命的顶,磨,转着。  「唔…好…大阳具…亲丈夫…我…快活死了…哼哼…哎…花心顶死哦…喔…爽死我了…啊…啊…」                大龟头在花心上的沖刺,在春穴裏狠命的插送,这对康敏都是非常的受用,只见她的秀髮淩乱,娇喘嘘嘘,沾满汗水的乳房不停的抖动着,双手紧抓着床,那种受不了又娇媚的模样,令人色欲飘飘,魂飞九天,康敏的呼吸越来越不规则了。康敏感到马大元的鸡巴碰到子宫上时,竟然自下腹部有着强烈的刺激与快感,而且随着抽插速度的加快,康敏下体的快感也跟着迅速升高。  「哎…干我…干我…唔…快…干…再用力顶…要丢了…啊…丢啦…」                康敏的子宫强烈的收缩,滚烫的阴精,伴随着淫蕩的叫声,一波又一波的喷洒而出,阴道裏一道道的暖流满满的覆盖住马大元的鸡巴,马大元的鸡巴受到又浓又烫的阴精所刺激,龟头一酸忍不住一阵抖擞「噗嗤!」,马眼全开,一股热烫的精液,由龟头急射而出,直射在康敏的穴心深处。  「喔…你也射了…哦…嗯…好烫…好强劲…嗯…哼…」                马大元将康敏的双脚再分开一些,做更深的射入。马大元的龟头碰到子宫壁上,让康敏觉得莫大的充实,总算一解这些日子来的空虚。              *************                  原来马大元邀请了白长老跟全冠清跟徐长老来家裏过节。马大元夫妇一阵淫声淫行,全落在远来作客、却不便入门来的白世镜眼裏。  许久,马大元起身离开,说是要进城採购明日中秋的伙食,隔天才会回来。眼看马大元远去,白世镜这才敲门拜访。  待得康敏开门请进,白世镜仍沈浸在刚刚的淫声浪语之中,难以自拔。瞧了康敏一眼又是一眼,这一切康敏瞧在心底。爲了避免性欲大发,白世静只得藉口外出山野,閑逛直到日没才又转回。                敲了敲门,康敏开门而出,歎然道:「唉,就快中秋了,天上的月亮又圆又白。」白世镜欲火未消便道:「你身上有些东西,比天上月亮更圆更白。」  康敏接着问:「白长老,中秋饼你爱吃鹹的还是甜的。」  白世镜色色的说︰「你身上的月饼,自然是甜过了蜜糖。」  「白长老说笑了,白长老又没吃过,怎麽知道我身上的月饼甜过蜜糖。」康敏说着咯咯笑着。  白世镜这下再也忍受不了,一把抱住康敏:「那我现在来尝一尝吧!」  白世镜紧紧的抱着康敏,把舌头伸进她的嘴裏搅拌着,两条灵活、湿软的                舌头互相在交缠着。白世镜感觉到,康敏丰满、柔嫩的双峰,不断传来心跳的震动与热度,自己熊熊的欲火即将一发不可收拾。三两下就把衣物剥个精光。                康敏那圆润、有弹性的乳房,白世镜猛力的爱抚着、恣意的亲吻,令他爱不释手。他们一丝不挂尽情的在大床铺上翻过来、滚过去,互相抚摸、亲舔着。                康敏柔软的、轻轻握住了白世镜的阴茎,温柔、和缓的套弄着,朱红的樱唇亲吻着他的胸膛,然后慢慢向下移动,经过小腹。  康敏略微擡起红润的脸庞,瞄一下白世镜沈醉的神情,露出一点得意的笑容,便张嘴含住阴茎上的龟头,在那硬得发光的表面轻轻舐着,她的柔舌轻轻在舐,白世镜却沖动得有如火山即将爆裂。                白世镜望着康敏的舌尖在龟头上打转,自己有难以形容的刺激与感动。虽然康敏还没有把整根阴茎含进去,但白世镜已经很满足,因爲以她以往高傲冰冷的形象,此刻居然如此柔顺。                康敏张开小嘴,慢慢把白世镜的肉棒含进去,这种滋味实在好得到不得了,让白世镜竟然也不由自己地呻吟起来,藉着呻吟以图宣洩内心的兴奋。                「啊..你…真是淫…蕩…啊…不干你真是可惜了…啊…爽…马兄弟好福气…啊…要是我….天天掏出来…让你舔一舔、吸一吸,干…干..死你…」                康敏温柔的舐着、吻着,终于完全吞没了。  白世镜觉得兴奋至极,挺一挺腰,让肉棒在康敏的嘴裏抽动起来。  康敏只是紧紧的含着、吸吮着肉棒,素手还不停的扫拂白世镜的阴囊。                刺激的程度令白世镜无法抑制,只觉得肉棒一阵酥酸就要洩了!  「…我……」白世镜急急叫着。  可是康敏不但没有避开,反而吞吐得更厉害,而且双手紧紧扣住白世镜的后臀。  白世镜无法再继续忍耐,「啊……」一声长叫,随着肉棒一阵抖动,一股股的热流便疾射而出,贯喉而入。  『咕噜!』康敏完全承受了,她继续的吮吸着,直到白世镜激动的龟头不再跳动,她才吐出肉棒,并仔细的舔拭着。白世镜似乎得到一生以来最大的享受与感动。                康敏带着淫媚的微笑,让白世镜躺卧床上,用暖暖的毛巾替他擦拭着肉棒,然后像小鸟依人般的伏在白世镜的臂弯。  白世镜轻吻康敏的额头,揉着她长长的秀髮。                康敏的大腿轻轻靠着白世镜的身体磨擦着,玉手也在着白世镜的胸膛,有一下没一下轻拂着,让白世镜又按捺不住地拥吻着她,康敏也热情地和他再次四唇相接。康敏的小舌在白世镜的口腔裏撩弄着,白世镜也拼命的吸啜她的香液。  很快的白世镜垂垂的肉棒又再坚硬起来,而且似乎比前一次更加灼热挺拔。                康敏感受到白世镜胯下的骚动,娇媚的呻吟着:「哦!你…你好猛喔……」康敏娇羞的推开了白世镜,轻轻转身。  这种欲拒还迎的感觉十分要命,让白世镜更加疯狂、更加亢奋。   白世镜扑过去拥着康敏,让坚硬的肉棒紧紧贴着她软绵绵的股沟,双手就揉弄着她柔软而弹力十足的乳房。白世镜这才觉得康敏的后臀早已被淫液湿透了,而且丰乳上的蒂蕾也挺硬、发烫。                白世镜轻轻地将康敏的身体翻过来,一翻身便压伏在康敏的身上。白世镜摆动下身,磨擦着康敏柔滑的肌肤,嘴唇却在吻她的眼、她的睫毛、她的鼻子,而双手就拨弄着她的胸脯。                康敏的呼吸开始急速,随着白世镜的手开始探进她的私处,她很有节奏的在低叫,她的小舌在舐看乾热的嘴唇。  当白世镜将手指探入她滑腻的阴道裏,康敏不禁一声轻吟,全身又是一阵颤栗。  白世镜这种激情的爱抚却让康敏感到春情蕩漾、心痒难忍,而不停的淫呓着、扭动着,还不时挺着下肢,配合着白世镜手指的探索。                白世镜抽出手指,一股湿潮随之涌出穴口,康敏顿时觉得阴道裏一阵空虚︰「嗯!」一声,便伸手抓着白世镜的肉棒顶抵着逼洞口。  白世镜似乎听见康敏含混的呓语说:「…我要…我要…干我啦…」                白世镜想不到康敏在不但和马大元粗言粗语,跟自己在一起交媾居然也是如此如此淫秽,再也忍不住了,只觉得一股淫欲直掼脑门。  白世镜深呼吸一口气,然后一沈腰身,『滋!』肉棒应声而入直捣黄龙,完全抵住了康敏最深处的子宫。                「啊!」康敏一声满足的淫蕩声,双眉一皱、樱唇半开,双手紧紧箍着白世镜的屁股。康敏似乎已经在空虚无助的边际裏找到了充实的来源,一种完全的充实感,令她又开心又满意。  「哎…哎…哼…嗯…小穴美死了…唔…你的…阳具好粗…唔…插进来了…啊我…又麻…又痒…哼…」                白世镜只是完全送了进去,紧紧抱着康敏柔软的身驱,却按兵不动,体会着硬硬的肉棒抵住了她暖暖地方的感觉,体会着康敏小穴裏一吸一放的滋味,这比起乱沖乱撞而发洩了的感觉,截然不同。                康敏温润的逼穴裏,有如咀嚼般的蠕动着,让白世镜觉得一阵阵的酥痒,不禁抽动一两下。但阴道壁上的皱折刮搔龟头凸缘的舒爽,却让白世镜忍不住的抽动起来,而且节奏由慢渐渐加快。    「哎…好…好棒哦…爽…哦…我舒服…美喔…快…快…干我干…我快忍不住了…哼…」                康敏的阿娜腰肢在迎合、在捕捉,半开半合的小嘴在呻吟、低叫,康敏的高潮像澎湃的浪花接二连三地汹涌而至,下身像浸泡过水一般又湿又滑。  突然,白世镜歇斯底裏的仰天长啸一声,『嗤!滋!』一股股的浓精,激射而出,淋漓尽緻地完全射在康敏的体内。                「喔!」康敏也叫了,暖烘哄的热流有清泉源源不断。  香汗淋漓的康敏紧紧的拥抱着白世镜,逼道裏还一缩一缩的在吸吮着,似乎想完全将白世镜吸了进去。  白世镜强而有力的发射,让肉棒依然在跳动,他把康敏抱得更紧。  高潮后的康敏嘴角挂着笑意在喘气着,在回味着这份难忘的意境。-------------------------------------  事毕,康敏不忘复仇计划,伺机用十香迷魂散给马大元吃了,然后以揭露白世镜强姦她爲要胁杀了马大元。  这一晚,康敏等着全冠清和徐长老。不久他们果然準时来参加这个约会。   全冠清见到康敏,说:「阿嫂,打搅了。」说完目不转睛地看着康敏。  康敏满脸红透,看着这两个健壮雄伟的男人,心中淫想,如果自己给他们压在桌上狂干的情形,不期然点点头,说:「你们请座,饭菜很快烧好。」   不久康敏端出饭菜,殷勤地招呼二人。   酒足饭饱,这时徐长老有些不耐烦了,走过去拉起康敏的手臂说:「干你的娘,还在扮甚麽纯情,你已经给白老哥干过很多次,还不快点过来,爲我们服务!」  徐长老把她一推,跌倒在全冠清面前。  全冠清见康敏跪在他胯前,立即笑容满面,说:「好好,小敏,过来帮我清理一下我的肉棒。」说完无礼地在拉出鸡巴,全冠清整支肉棒跳了伸直出来。  「啊!冠清哥,你的肉棒真肥大啊。」康敏说完朝他那龟头吻去,然后张开小嘴,把龟头含在嘴裏。  全冠清一边抚摸康敏可爱的脸蛋,哈哈地说:「你吻得我好舒服啊。」又回头对徐长老说:「马大元有这幺好服侍的太太,真幸福啊。」  康敏双手捧着全冠清的肉棒,手指还往他的阴囊摸去,挑逗着他,小嘴含着肉棒,再向下一点,把整根肉棒都含住了。  全冠清讚美道:「这淫妇含鸡巴的技术真好。 」                这时徐长老看得双眼通红,过来康敏的后面,把她的衣衫脱了下来,露出两个鼓鼓的圆大的乳房,随着她在爲全冠清口交而前后晃动着,徐长老的手握了上去,用力搓弄着她两个柔软的乳房,还用手指捏弄她的乳头。  康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更加卖力地含着全冠清的肉棒。  徐长老把康敏的裙子推到腰间,然后扣住她内裤的两边,一把脱了下来,康敏圆大光滑的屁股露了出来。                徐长老说:「好漂亮的屁股,我干了那麽多的妓女,还没有一个像这样美的,这次赚死了。」说完双手按在她的屁股上,然后从她的屁股缝间按了下去。  「唔……唔……」康敏嘴裏含着全冠清的大屌,只能唔唔发出声音,扭动着屁股作爲回应。  徐长老的手指往下一滑,到达她的私处,用两根手指把她的阴唇翻开,露出鲜红的小肉洞,然后中指弄将了进去,胡乱挖了起来。  「唔……唔……」康敏连身体也扭动地来,不久小穴裏冒出淫汁来。     徐长老对我说:「这麽多汁,应该是很淫蕩的,所以你叫我们来干她,做对了。嘻嘻。」说完脱下自己的裤子,挺着他那根坚硬雄壮的肉棒,对準康敏的小穴处干了进去。  「啊……啊……」康敏终于忍不住,嘴巴离开全冠清的肉棒,大声呻吟起来:「徐哥……放轻……我痛……啊……嗯……啊……」                全冠清很不满意,把她的头抱住,硬把肉棒塞进她的嘴裏。  这时主动权全在全冠清手裏,他不断晃动着康敏的头,使她的嘴在他肉棒上下上下地含弄着,那麽姦淫的样子,和干着小穴一模一样。  全冠清的喘气声越来越大,抽插三十多下之后,已经忍不住,「噗啪」一声,精液射进康敏嘴裏,康敏一时含不住,流得直个下巴都是,其他都「骨」一声吞了下去。                徐长老这时又再「骑」着康敏,肉棒在她的小穴裏面进进出出地干着,康敏淫叫了起来:「啊……啊……徐老哥……你太利害……奸死我了………哥… 啊……」  徐长老继续抽插着,他力气很大,做了这麽多的大动作,呼吸也不急促。他捧起康敏的屁股,努力地插弄着。                徐长老果然厉害,他的力度相当好,每当肉棒抽出的时候,把康敏穴裏的娇肉也都翻了出来,难怪康敏在他的沖刺下快感连连,浪叫得利害。  徐长老把她的双股分得很开,让自己的下体尽量地贴在康敏的私处上,这样让那根肉棒整根刺进康敏的体肉。  这时全冠清的肉棒又再挺立起来,徐长老便把自己的肉棒抽出来,说:「全兄弟,你来。」真是他妈的有够江湖义气。  全冠清倒躺在地上,说:「康敏,你来服侍我。」  康敏刚被干得兴起时,徐长老突然抽出来,害得她突然很空虚,听到全冠清这麽一说,便蹲在全冠清的下体上。                康敏双手捧着全冠清的肉棒,往自己的淫穴塞了进去,「啊……」叫了一声,然后上下上下地摇动自己的身体,胸前两团肉球也随着身体的扭动而不断抖动着,全冠清双手把康敏一抱,康敏整个人贴在他的胸脯上,乳房夹在其间,已经被挤得变形了。                徐长老在康敏背后看着,见到全冠清的肉棒深深地钻在康敏的淫穴裏。徐长老这时也盯着康敏圆滑的屁股,但他留意的是她那个浅棕色的菊门。  徐长老对全冠清说:「这蕩妇的后庭,还没开发过吗?」   康敏吓了一跳,但徐长老已经伏下身去。  他把康敏的屁股向两边扯开,然后用食指去挖那肛门。  「啊……啊……徐哥……你干甚麽……」康敏紧张地叫了起来。                但那种感觉使她更卖力地在全冠清身上扭动,小穴不断涌出淫水来。徐长老用手指沾沾她的淫液,涂在她的菊门上,然后挺起坚硬的肉棒,朝她的菊门进攻。  「啊……啊……徐老哥……老公……救我……很痛……」康敏凄厉地哀叫起来。  全冠清于心不忍,拉了徐长老一把,但他甩开全冠清的手说:「别紧张,龟头还没进去呢。」说完一用力,龟头才塞了进去。  「哎呀……啊……痛死我……」康敏流下眼泪,她真的痛得哭了起来。                徐长老没理会她,再一用力,把整根阳具塞进她小小的菊洞裏,康敏「啊……啊……」叫了几声,突然不省人事了,伏在全冠清身上。  全冠清很紧张去扶她,徐长老说:「别紧张,我一抽动,她又会醒来。」于是抽动起他的肉棒,果然康敏又醒了过来。                徐长老抽动着,最初很难动,但不久就轻易抽出塞入。康敏最初呼天抢地,后来却呻吟起来:「啊……徐哥……真厉害……我从没试……试过……快……快插……用力插……」徐长老当然完全满足她,使劲地插挤着她的肛门。  这样的淫蕩情形真是没见过,康敏下体两个洞子都给其他男人的肉棒插满了。                到了半夜,呻吟声和喘息声才平静下来,全冠清和徐长老才向康敏道别。  全冠清说:「这婊子真行,可以给我们这样轮流干还顶得住。」  徐长老更刻薄地说:「是啊,我没看过这样淫蕩又漂亮的婊子,让我们干翻了。」  他们说完扬长而去,留下康敏倒在地上,小穴和菊洞被干得红红肿肿,裏面还不断淌出男人的精液。                自从那次全冠清和徐长老把康敏轮流干了一晚之后,往后两三天,天天来马大元家裏吃便饭,吃完饭,就要康敏服侍他们,把康敏当成是妓女或者婊子一样干个不停。而康敏却似乎喜欢让他们轮流姦淫,总是淫蕩的无以复加。*************************************       就这样,康敏不时跟白世镜密商如何揭发乔峰是契丹人的事。                这已经是八月中秋后好几天了,当康敏听到敲门声,来到门口,赫然见到徐长老满身酒气,歪歪倒倒地站在门口。  康敏镜说:「徐长老,我说过这阵子先不要再来,你爲甚麽还再来?」  徐长老说:「我就是想来搞你,行不行?让白世镜这老头一人独享你一个人,早也干晚也干,我不爽啦!」  康敏只好开门,徐长老抱着康敏说:「美人儿,我很想再干你。 」   康敏挣扎着,说:「不要,别乱来,改天吧。」  徐长老说:「老子就想干你,管你勒。」说完把康敏的裙子掀起来,内裤一下子脱了下去,手指在她的私处一摸。  「康敏,你下面的淫水流了这麽多,你自己也想给我干吧?」  徐长老说着,见康敏脸都羞红了,便用他粗嘴吻向她的小嘴,舌头立即攻进她的嘴裏,搅动着她的舌头,唾液随着流进她的嘴裏。                康敏的双腿欲迎还拒似的夹紧,但徐长老的手却不放过,用力在她的阴部搓弄,手指还插入她的小穴裏,淫汁就沿着他的手指滴了下来。  徐长老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露出他那根又黑又粗的大鸡巴,顶在她的阴阜上搓弄,使她淫水又蕩了出来。  康敏再也忍不住了,呻吟起来:「啊……徐哥……快把大肉棒插进来吧……啊……快干我的小穴……」                徐长老嘿嘿奸笑道:「是你叫我的干的,好,我就干死你!」说完徐长老把康敏放在床上,然后提起她的大腿,屁股一沈,大肉棒滋一声干入康敏那淫水四溢的肉洞内。                徐长老一边干着康敏的嫩穴,一边欣赏她胸前两个大乳房颤动着,忍不住用手捧紧搓揉。他一边用手抱住她的臀部,嘴巴也大口吸吮她那丰满坚挺的乳房。  「啊……啊……徐哥哥……你真坏……人家今晚…啊……被干死了……」                但徐长老毫不理会,把她抱起反转身来,让她跪在床缘上,像狗一样趴着,然后徐长老的肉棒从后面抽插她的淫穴,胸前两个大乳房也前后摇摆,让他一手抓住一个不停玩弄着。                「啊……徐哥……轻一点……你的鸡巴插得……好深……你的手……快把我的奶子捏破了……啊……」  康敏不知道在求饶还是叫床,她的淫语使徐长老更用力地干着她,他每一下子的抽插,都把他的大肉棒深深地插在她的肉洞裏,使她的淫水也随着抽插而慢慢渗出,插得那麽深,相信已经完全到达康敏的子宫上。                徐长老双手捧起她的双臀,然后使劲地抽插她的下体。这时康敏也被干得很兴奋,顾不得再假意矜持,双手回抱着徐长老的腰,下体任由他来回套弄大肉棒。                「啊……徐哥……你干得很大力……我的肉洞……都给你干……干坏了……别再弄了……我快死了……」康敏叫得很浪,肉洞裏的淫汁不断渗出来,沿着大腿潺潺滴落。  徐长老哈哈地说:「小骚货……你其实想给我干深一点……你是不是让我……射进去…的……感觉……?」                徐长老完全操纵着大局,把她正面放在床上,将她双腿提起,肉棒狠狠地插在她小穴裏不停搅动着,继续用力地作弄着她的肉穴,发出滋滋的淫水声,与性器交合的啪啪声。                康敏口张得很大、不断喘着粗气,她给徐长老的精液射得全身都酥软了,头脑都昏醉了。大声地呻吟着:「……徐哥……你好厉害……干死我了……我喜欢你……快…快……快干……干我……」  康敏这时浪得不能发出完整的句子,只是「快快」「不要不要」「用力插」乱叫一通,全身泛红、春心蕩漾,她的高潮已经来了。  「干死你……婊子……」徐长老一边射精,一边说着髒话︰「怎样……我厉害吧……一定干爽你的……」  徐长老开始有点气急了,他连续在康敏的肉洞裏抽插几十下,最后用力把肉棒尽情插入她的小穴裏,直插到子宫口上,然后射出浓稠黏糊的精液。  足足过了五分锺,两人才由激情归于平静。  徐长老把肉棒从康敏那注满精液的小穴中拔出,黏糊状的精液才缓缓流了出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