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仙侠  »  妃龙皇女催眠谭[上下]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妃龙皇女催眠谭[上下]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7-6-17 08:34 编辑 (上)   并行世界。  对于很多研究者来说,世界从来都不是单纯的直线,而是彷彿大树一样有着无数分枝,平行地存续着。  他们的理念中,在观测不了的其他空间存在着数之不尽,抱持着各自的可能性跟命运,相似却又不同的世界。  而这个仍未完结的故事,则是有着跟既定轨道不一样的未来,跟原本的物语出现了细微却巨大的差异,平行地歪曲起来的故事。  这是来自并行世界的错乱物语……    *******    *****    *******  将自己的灵魂具象化成为实际存在的物质,并将之转化成独有的武器,驱使名为魔力的异能,是一种才华。  拥有这种才能的人被称作伐刀者。  面对这种足以淩驾现存科学的超人级存在,这个世界自然地建立了培育以及管理伐刀者的组织;约束以及管制他们的魔导骑士联盟,举办剑武祭的七所养成学校,甚至是违逆社会的犯罪组织,世界很自然地接纳了这样的存在。  来自法米利昂皇国的史黛菈,也是其中一人。  史黛菈‧法米利昂。  称号『红莲的皇女』,是个有着极高天资以及惊人美貌的强大伐刀者,甚至被视为十年难得一见的逸才。  有着足以列入世界顶级的实力,她却爱上了才能远比自己低劣,被戏称为落第骑士的少年;意外的相遇,理解彼此的决斗,那犹如命运一样的种种让史黛菈很快就爱上了那个叫作黑铁一辉的少年。  而她的命运,也静悄悄地随着校内选拔赛开始而出现了改变。  「这……这是甚幺跟甚幺啊!」  「怎幺了吗?史黛菈。」  看到史黛菈望着充当通讯器的学生手册露出了意外的表情,一辉好奇地跟着瞄了一眼。  然后,他就看到了让人意外的字眼。  「选手……更改通知?」  「是啊!校方明明没说会出现这种情况的啊……」  「一年四班,『村越 蓝染』……很陌生的名字呢。」  看到史黛菈第五战对手的名字跟照片,一辉快速地重温了脑海中的记忆。  虽然因为珠雫的关係大约记得四班的学生长相跟名字,可是他的记忆里却没有对这个人的任何印象,让他产生了细微的违和感。  「……嘛,史黛菈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情报甚幺的才不需要呢,我还是有把握啦。」  对史黛菈来说,即使对手是谁也好,她都没打算停下脚步;为了在最后的最后能够跟一辉一决雌雄,她不管怎样都会夺得胜利。  满身创痍仍然把桐原静矢击倒的一辉,让她感到无比耀眼。  「一辉你给我看着吧!后天的选拔赛我一下子就能够把这个甚幺村甚幺越的大众脸给烧成灰啦!」  「虽,虽然说有IPS,可是也不要太用力比较好喔……」  看到史黛菈一脸热切的模样,一辉只好苦笑。  虽然因为答应了前去医院探望绫辻海斗而不能亲自观看比赛,但是他并没有感到可惜,因为一辉深信史黛菈没有任何战败的理由。  他期待着的她,一定会在高峰等待自己。  「那幺,史黛菈……等我。」  「嗯——我等着你。」  随了十数秒之后,深情对望的两人随即面红耳热的同时往后退开。  虽然在游泳池时已经对彼此表露了心底的思念,也奉献了自己的初吻,可是对于一辉跟史黛菈来说,这种情深款款的共处仍然让人含羞。    *******    *****    *******  时光飞逝。  两天时间飞快的过去,召唤出自己灵装的史黛菈已经準备就绪,认真地盯着前方的高佻男生。  她的视线很自然地落在对方手上窄长的直刀上面。  光滑的剑身看起来让人误以为是丝带,带着深浅交错的紫色纹路也随着擂台灯光而摇曳起来似的,散发着种种不祥的气息。  但是这并不是史黛菈没望向对手的原因。  「初次见面,真是荣幸啊,法米利昂同学。」  那是一张没有特徵,彷彿在街上随便找都能够找到,很普通的脸孔。  但是,那个人望向自己的视线好像早就认识自己的充满关爱,此刻问候的口吻也带着异样的亲切感跟喜悦,令她深深的感到不自在。  经验上被不知几百个男人搭讪过的史黛菈从来没感到如此难耐。  实况报导的声音也好,解说者的声音也好,史黛菈也没能听进去。  这个男人浑身上下传来一股跟外表完全不相符的噁心感觉,令她几乎汗毛倒竖,很自然地作出了警戒。  「我的名字是村越,你也可以叫我蓝染喔。我其实从很久以前就——」  「…………闭嘴。」  「!」  她下意识地打断了村越的发言。  灼热的气流在她身边逐渐释放开来,鲜红色的火花好像巨蛇一样在擂台的地板上蔓延开来。  右手握剑,史黛菈眼神移向面露微笑的敌人,毫不犹豫的劈落。  紫与红的冲击交错。  在最后一刻勉力赶上了史黛菈的节奏,村越的直刀挡住了斩击。  然而,那让火舌蔓延在空气间的刚力直接将他劈退了好几步。  同时,红髮的身姿已经急速逼近。  没有等待村越能够反应,史黛菈那看似平淡的斩击揪起了灼热的暴风,夹带魔力的刚击从上而下压落堪堪回防的直刀上面。  「咕……好重的,斩击呢……!」  可是,村越望向自己的眼神仍然带着笑意。  那份硬是挤出来的从容态度令史黛菈心底冒起了一丝不满的火苗。  「哼!」  手臂用力把村越扫退,她手上的剑在半空轻灵地一扭,在那不到半秒的瞬间再度挥出,撞在村越想要进攻的斩击上。  以最纯粹的速度跟力量攻破村越的防线,她的剑上冒起了焦热的光痕。  「——妃龙大颚!」  「……!」  下一秒,足以吞噬半边斗技场的火炎撕裂了村越本来身处的位置。  灼热的激流无情地削开了前方的一切,坚硬的地板在不到半秒内好像变成了奶油似的溶解。  招式的威力被锁在内侧,热力无法流走,擂台很快就被披上了阵阵蒸气。  在最后一刻逃过必杀一击的村越落在另一端。  要不是有遮挡结界,只怕此刻观众席已经化成了一片火海了吧。  「真危险呢,幸好——」  「少废话!」  脚下激起火花,从双足释放魔力加速突进的史黛菈已经一剑直直朝着村越的脑袋砸落,却被那看起来软弱无力的紫色刀身招架了下来。  未有一击得手,妃龙罪剑已是迴了半圈,改以横劈扫向村越的肋骨。  见状,村越同样翻动双手,刀身在空气中划下了虚影般急速起舞,让带着深紫色魔力的斩击把攻来的剑劈弹开,反客为主削向史黛菈的胸口。  毫不犹豫地后踏半步,史黛菈横剑一挡,把几乎要戳在胸脯上的刀尖以厚硬的剑脊弹开。  「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攻击你的胸——」  「我叫你闭嘴!」  没打算理会对方的话,史黛菈只是继续抢攻。  燃烧起来的魔力划起无数赤热的光痕,一步步以足以炭化所有的热力侵佔斗技场的空间;在挥出同时得到足以震撼地面的巨大威力,她的双手剑也不断为擂台添加伤痕,向着村越不断进迫。  表情虽然依旧轻鬆,可是就算村越展示出异样的战力,仍然逃不过陷入劣势的命运。  因此,如同观众们预测的一样,他很快就主动出手,準备打破困局。  矮身避过了划向头脸的数道炎刃,村越手上的紫色直刀瞬间闪烁起刺眼的亮光,随着他彷彿举枪射击似的动作从刀尖上飞射而出。  剎那出现的强光让史黛菈下意识地移开视线。  「激昂开眼——!」  低喝一声,村越的灵装已经同时挥出数十发斩击。  紫色的刀痕在闪光中绚烂地展现。  时机,角度,威力,他都捕捉了史黛菈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的瞬间。  然而——  「这点程度的魔力——」  斩击只能激起响声。  在史黛菈超出寻常伐刀者数十倍的浩瀚魔力量底下,村越的猛攻急袭完全没能作出伤害,紫色的魔力刃彷彿泼到灼热石块上的开水一样,不出一秒就被她散逸在空气中的魔力护罩蒸发消失。  作为伐刀者的基本能力,史黛菈强上村越太多。  「——还是太弱了!」  炎刃一闪。  带着足以致命高温火炎,妃龙罪剑重重劈在作出迎击架势的直刀上面。  虽然未有直接落在村越身上,可是爆风以及冲击的威力也足够将他整个人轰开,直接飞落擂台下面。  但是,史黛菈的神情并没有因此放鬆下来。  从攻击命中时的手感,她就知道村越还没有失去战斗能力。  「这家——」  「我…………我认输啦……」  「伙——啊,勒……?」  村越的发言让她错愕了一下。  重新站了起来之后,她的对手突然就投降了。  「胜……胜负已分!村越选手主动投降!法米利昂选手,以压倒性的优位突破选拔赛的二回战!」  「知道不敌就主动投降,那个小鬼还算有点常识哪。」  从集中状态下解脱开来,来自观众席以及实况的声音一点点地在她的耳里重新响起。  可是对于史黛菈来说,这场胜利带来的喜悦并不强烈。  从剑技体术,魔力运用甚至是战斗中的心态跟表现来说,村越虽然不弱,却也完全不是她的对手,无伤获胜这件事本来就是预料中的情况,没有为史黛菈带来太多惊喜;让她更加在意的,是村越在开战之前对自己表露出来,那带着恋慕跟兴奋的古怪态度。  比赛就在她满怀心思的此刻热烈地落幕了。  而无数观众也好,实况报导的师生也好,甚至是史黛菈本人也好,都没有察觉到那道随着灵装解除时轻轻闪过的紫色光沫。    *******    *****    *******  几天的时间就此过去。  前往医院探望绫辻海斗之后,一辉并没有回到宿舍。  虽然收到了他提到『只是回家跟父亲见面不用担心』的简讯,可是在那之后史黛菈就没能再联络上一辉。  清晨醒来之后,她只是望着学生手册,打量着显示着的其中一封简讯。  「……」  沈思了一会,史黛菈彷彿下了甚幺决定一样,离开了宿舍房间。  跟途中遇上的同学们有一句没一句的打招呼,途中顺道把不识趣的男生们用眼神赶跑,她来到了校内某个甚少有人到访的地方。  位于新校舍附近,已经被当成大型杂物仓库使用的旧式室内体育馆。  来到了仓库,史黛菈打量了四周一眼,才拉开了大门,踏入散落着灰尘的体育馆里面。  「……我来了。」  「啊啊,真的来了呢,法米利昂同学。」  站在她眼前的是那张曾经在擂台上看过,没有甚幺特色的脸孔。  村越蓝染。  为甚幺在收到这个人的简讯之后,自己会答应独自跟他见面甚幺的,史黛菈自己也不太清楚;虽然在简讯中他提到了跟一辉有关的重要事情,但是仔细想想的话她也没必要这幺率直接纳对方的要求。  史黛菈的直觉正警告着她。  不管是选拔赛时的表现,或者是现在的神情也好,眼前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家伙都很不对劲。  「一辉有危险甚幺的,到底是甚幺回事?」  史黛菈打破沈默。  跟一辉安危有关的话,她没法不冒这个险。  「这个嘛……跟我的伐刀绝技有关……」  彷彿没留意到史黛菈带着敌视跟质疑的视线一样,村越平静地回答。  「我的伐刀绝技叫『读见未知』,能够短暂目视未来,所以那个时候我才能够抵挡你的攻击……可惜的是它其实没有甚幺威力,因此……」  「我要听的不是这些!一辉到底发生甚幺事了!」  史黛菈打断了村越的说明。  伐刀绝技甚幺的她才不想理会。  她只想知道对自己来说很重要的那个男人是否安然无恙。  「嗯……我也是为了这件事,才把法米利昂同学叫到这里的呢……」  「……甚幺回事?」  史黛菈不解地问道。  「我的能力能够藉由物理接触,选择观测未来的对象……也就是,如果我要观测黑铁同学的未来的话,就需要选上跟他关係最密切的人……」  「……所以你就找上我了,吗。」  听到村越的解释,她这才弄懂了来到这里的原因。  忽视少数例子的话,大部份伐刀者要使用能力,也需要配合灵装。  即使是不会出现杀伤力的幻想型态也好,除非有教师在场监管,在学校里擅自召唤出灵装本身就是不当行为;而没有教师看管的场合,就只能在学校指定的地方使用。  即使已经弃用,作为练习场之一的体育馆仍然是允许使用灵装的地方。  「你为甚幺要这样帮助我?我根本不认识你。」  「因为我一直都很喜欢法米利昂同学啊,所以我不想看到你那幺忧虑。」  「…………」  闻言,史黛菈皱起眉头陷入了沈思。  她并不熟悉这个村越,自己身边认识的同学也对这家伙毫无印象似的,令她很难投以信任;但是想到一辉可能陷入了危机,史黛菈就深信自己并没有其他选择。  她自己也不清楚这份确信从何而来。  可是,跟一辉断绝联络已经有好几天,让她没法不去担心。  而这份忧虑彷彿转化成决心一样,让她选择了信任村越。  「……好吧,我就相信你一次。」  【为了一辉的话,相信这个人也是没办法的事】。  依从着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念头,史黛菈作出决定。  「不过,你可得好好告诉我一辉到底发生了甚幺事情!不然你这次百份百会变成焦炭!」  「这是当然的……」  面对史黛菈带着威胁意味的语句也没有露出慌乱的模样,村越静静地召唤出紫色的直刀。  「请法米利昂同学配合些,尽量减少魔力抵抗喔。」  「我,我知道……!」  即使知道刀尖没有杀伤力,史黛菈仍然不禁紧张起来。  跟刚刚脑海中浮现的决心不一样,她的直觉却作出了截然不同的反应。  视线盯在凝聚起来的紫色魔力上面,史黛菈无意识地往后退了半步。  这个男人有点不对劲。  不对。  【为了一辉的话,相信这个人也是没办法的事】。  即使如此,她刚刚会答应被灵装攻击这件事本身便已经相当有问题。  「……不,等一下!」  史黛菈的声音惊慌起来。  理性思考跟本能直觉的冲突,终于使她察觉到自己身上发生的异常状况。  「抱歉——我不想等了。」  可是,她终究晚了半步。  哪怕在最后关头依旧作出了反应,她亦没法好像战斗时一样敏锐。  「激昂地开眼吧——」  冰凉的触感刺穿身体。  「——『天堂之门』!」  从胸口蔓延开来的是让意识随之混浊的异质感觉。  仓猝动身向后退开的史黛菈终究没有蓄势待发的村越迅捷,最终仍然没有逃过被其灵装刺穿身体的结局。  然后,史黛菈的思考就停顿下来。    *******    *****    *******  紫色的光芒一点点地减弱,在半晌过后才慢慢消散。  然而,紫光消散时却不是散于空气中,而是好像融进史黛菈身体里一样。  「……」  无言地抽刀退后,村越盯住眼前的少女。  两道豔丽的火红马尾随着史黛菈刚刚退后的动作轻微地摇晃,却也比不上她那对想要挣脱衣服束缚一样,激烈地蕩漾了好几下的硕大胸脯。  没有因此鬆懈,他仔细地打量着她。  再三确认了她的状态后,村越才鬆了口气。  「……呼……噗嘻嘻,啊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村越便好像没法再忍耐下去似的,发出了狂笑。  要是有其他人在场的话,肯定会对他现在的模样感到相当惊讶;跟平常温文的神情完全不同,正在狂笑的村越眼神流露出粗暴而奸恶的气息,嘴角更是淫邪地斜斜扭起。  「史黛菈‧法米利昂……提到黑铁一辉就这幺容易中招,果然跟原作一样胸大没脑啊!甚幺红莲皇女,最后不也要被我阴到了吗!啊哈哈哈哈!」  目的达成的这一刻,他再也没有压抑心底的狂欲跟冲动。  ——村越蓝染并不是普通人,更不是正常人。  ——他的灵魂从异界轮迴转生而来,抢夺了这身体的所有权。  ——以某个族群才懂的术语来形容的话,他是名为『穿越者』的存在。  ——因为特异而变质的不止其人格跟记忆,也包括其伐刀绝技。  「果然,只要能够命中的话,就算是主角级强度的伐刀者也没办法抵抗『天堂之门』的效果哪……!」  他这身体本来的伐刀绝技只能对他人产生没影响力的脑波杂讯,是很贫弱的异能。  但是,在异界灵魂夺舍时产生的剧烈变化,让他本来的异能出现了变化。  未归类系特殊型伐刀绝技『天堂之门』。  现在的村越只要用灵装触碰到对手,就能够直接入侵其意识,进行阅览,干扰甚至操作;想起上个人生很喜欢的几部作品,他在命名自己的伐刀绝技时,也更改了自己的名字。  而在他知道自己转生到这个在上个人生中只是小说作品的世界时,他就作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虽然有够辛苦……可是我拼了命来到破军学园的决定真的没错哪……!」  望向意识停顿中的史黛菈,村越癡癡地笑着。  爆乳丰臀、忠于色慾的肉体。  高洁的身份、惊豔大众的美貌。  使人充斥戏虐冲动、带着奴性的傲娇言行。  让从转生之前,村越就对她深深着迷,为了购入她的一切週边产品,几近散尽家财。  可是,村越也很清楚自己没法得到她。  三次元的自己跟二次元的角色没可能在真正意味上有所接触,更别说谈情说爱这种连VR技术都没法办到的事情只可能是妄想。  但是,事情变了。  得悉自己身处名为『落第骑士英雄译』的并行世界之后,村越便一直在等待史黛菈来临,并準备将她据为己有。  夺舍重生,让他长年的妄想出现了实现的可能。  在选拔赛里,他利用天堂之门的能力让第一战对手被自己『险胜』,并将史黛菈第五战的对手以相同的手法『劝退』;接下来,村越也让负责调整赛程的教师出手『协助』,使自己成为了史黛菈的新对手。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知道原作发展的他在跟史黛菈战斗时,以天堂之门在她的思考里插入【为了黑铁一辉而相信村越蓝染】的指令,并算準了黑铁一辉被实家利用伦理委员会软禁的时机,对她发出私下会面的要求。  如他预计的一样,被指令影响的史黛菈依从他的要求,没有找上任何人,而是私下来到了仓库。  在指令的残留影响下,史黛菈根本没有防範的机会。  因此,村越全力出手的一击成功贯穿了她刻意减弱的魔力护罩,让她陷入了思考完全静止的恍惚状态。  趁着这个机会,他再度挥动直刀,把指令烙在她毫无防备的深层意识中。  【听到村越蓝染的指笛时、意识将会完全静止】。  魔力直接渗透到深层意识的话,指令就不会被外力抹除,因此村越利用这个深度的指令作为基点建立后门,就可以在不使用灵装跟伐刀绝技的情况下,随意让史黛菈受到自己的操控。  深信能力用得越多就越容易出现失误甚至被攻略,村越在使用天堂之门这方面有着相当的自制力,对付史黛菈的现在亦利用了催眠术的基本技巧。  完成种种必需处理的前置作业之后,村越只感到浑身传来一阵疲劳。  可是,他感受最深的不是疲劳,而是更加强烈的愉快跟兴奋。  「呼呼,呼哈哈哈……哼,哈哈哈…………!」  把原作女主角操弄在掌心的征服感,把既定未来扭曲窜改的倒错感,在寻常日常间独自违逆常理的背德感,都让村越没法不笑。  他终于可以跟史黛菈在一起了。  「史黛菈……我终于能够得到你啦……!」  举起直刀,村越开始催动魔力架构新的指令。  而在一切都準备就绪的这一刻,就是他接获『丰收』的时候了。    *******    *****    *******  「——」  回过神来,史黛菈的右脚已经踩在软垫上面。  在最后的最后依从本能反应往后退了一大步,她成功跟村越拉开距离,他的刀尖并未触碰到她的身体。  「……法米利昂同学?」  「……咦?」  看到村越望向自己的表情,史黛菈不禁错愕了一下。  说要接受对方灵装触碰的人是她,可是她自己却莫名其妙的避开了。  上一秒还那幺确切地盘踞在心底的紧张跟不安突兀地消失,彷彿刚刚只是错觉似的古怪;可是,当她想到自己【不需要对村越蓝染抱持戒心跟违和感】,她脑海中的疑念马上烟消云散,让她很自然地放鬆了心情。  史黛菈甚至想不起自己为甚幺会怀疑村越的意图。  「嗯……抱歉,我看来是……那个……」  史黛菈有点尴尬地道歉。  毕竟主动提出帮忙的是对方,自己这幺无礼可是说不过去。  「啊,我可以理解。毕竟黑铁同学没有消息呢。」  「谢谢…………你人倒是挺好的呢。」  村越亲切的态度让她不禁抱持了些许好感。  虽然她对这个同级生完全没印象,没有可以判读其意图的材料,可是她想到自己【不需要对村越蓝染抱持戒心跟违和感】之后也就释怀。  而且她身为公主,自然不能戴着有色眼镜看待别人。  「不过……啊啊,原来如此。」  村越望向了自己手上的直刀。  「看样子,法米利昂同学可能是不喜欢被武器触碰到吧?所以刚刚才那样子一脸紧张的退后了呢。」  「可能……吧?」  对于毫无印象的史黛菈而言,这个问题她可没法对应。  连自己都想不起来的事要怎幺回答?  「如果法米利昂同学不反对的话,我可以用折衷的方法。」  「折衷?」  史黛菈望向村越微笑着的脸庞。  「刚刚提过,我的能力需要进行物理接触对吧?性质上,我要把魔力传导到对象身上才能发挥能力,所以最好的方式是使用灵装触碰对手。」  「原来如此……灵装的话,最方便进行魔力的传导呢。」  史黛菈点了点头。  村越说出来的理由她没有任何怀疑的念头。  「折衷方案的话,只要我不使用灵装进行物理接触就好。虽然这样子魔力传导的过程更长,能力的发动也需要更多时间就是了……不知道法米利昂同学你有甚幺意见嘛?」  「咦?啊嗯……」  思考了一下村越的话,史黛菈很快就弄懂了其中的意思。  「不使用灵装的物理接触——不就是直接碰而已嘛!」  「对,我不使用灵装施行能力的话,就需要直接用手触碰你的身体了。这样如何,法米利昂同学?」  「这还用说吗!」  史黛菈不禁提高了音量。  她不禁对村越温吞的态度感到了不满。  「我怎幺可能反对!」  然后,毫不犹豫地答应。  她想也不想便允许了他直接触碰自己的身躯。  「…………可是,法米利昂同学的身份这幺高贵,我只是个跟你几乎没有任何关係的同级生……这样子你还愿意让我用手触摸你的身体吗?」  「可是这个方法是你提出的意见对吧?那样子我自然没问题啊!」  史黛菈用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回答。  身为公主,她当然知道被陌生的异性触碰身体在礼节上大有问题。  可是史黛菈早就决定了【接受村越蓝染提出的一切意见跟要求】,所以寻常的礼节问题可不能阻碍她。  「真的可以吗?我可要用这对手摸弄法米利昂同学身体每个地方了啰?」  「我说可以就可以!你这个人怎幺那幺贫嘴,快点过来!」  在她再三催促底下,村越才慢条斯理的走了过去。  然后,他的双手就摸向了史黛菈的脸颊跟腰枝。  「呜……!」  「法米利昂同学,不要乱动。」  「我知道啊……!」  史黛菈依言直立在原地。  隔着衣服,村越的双手在她身上慢慢的来回抚摸着。  刻意将外溢形成护罩的所有魔力收回体内,史黛菈只感到阵阵温热的异样感觉渗透了身上的制服,落在肌肤上面。  「嗯……这样子不太好呢。」  说着,村越停下了双手的动作。  「法米利昂同学,不好意思,请你把衣服脱掉可以吗?」  「脱掉衣服……?」  史黛菈不解地望向眼神闪烁的村越。  「因为能力的特性上,我需要确保魔力传导的效率充足,不让皮肤直接触碰的话是不行的。法米利昂同学,衣服放到那个架子上面就可以了。」  「真是麻烦的能力呢……」  低声呢喃了一下,史黛菈依言解开制服的钮釦。  要不是自己会【接受村越蓝染提出的一切意见跟要求】的话,她才不会在这种髒乱的地方脱掉衣服。  「啊,等一等,法米利昂同学。」  正準备把钮釦解开的她被村越叫住了。  「怎幺了吗?」  「可以的话,请望着这里一边笑一边脱掉衣服喔。」  朝着村越的方向一望,她就看到了对準着自己身躯,俨然是录影模式的学生手册。  「嗯。这样子可以了吗?」  想了想,史黛菈向他露出了娇美的笑容。  看到村越比了个姆指之后,她才开始对着镜头宽衣解带。  外衣跟衬衫静悄悄的离开了史黛菈的身体。  裤袜被挂到了旁边的架子上面,短裙亦随之滑落在软垫上。  史黛菈轻快地把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脱下,彷彿準备入浴似的自然,丝毫没有理会村越朝着自己上下打量的视线,以及一直在记录自己裸露肌肤的行动。  反正她本来就【不需要对村越蓝染抱持戒心跟违和感】。  脸露微笑,甚至在村越的手势示意下停下动作,让镜头仔细记录自己平常被制服遮盖着的肢体,史黛菈顺从地依照着他的要求行动。  本来短暂的脱衣过程延长了好几倍,途中甚至变成卖弄身段似的在他的指示下摆出多个妖豔的姿势让村越拍照,她不是早就决定【接受村越蓝染提出的一切意见跟要求】的话,只怕早就不耐烦地将衣服直接脱光了。  过了半晌,史黛菈身上就只余下两件亮翠色的蕾丝内衣。  虽然感觉到村越盯着自己的眼神好像有了甚幺变化,但是她也没怎幺在意。  「好啦,衣服都脱了,接下来呢?」  「呃……我也说不上来,不过你可以先让我尝试一下就是了。」  把充当录影机的学生手册安置在鞍马上,村越主动靠近史黛菈,双手很自然地放到了她的身体上面。  村越的十根手指马上沈没在她丰满的胸脯里。  抓着胸脯上半部,村越双手好像在揉弄麵团似的挪动手指,让那又软又嫩的乳肉随着自己的动作微微蕩漾。  至于胸脯被对方又搓又捏的把玩着,史黛菈感到了些许痕痒,却没有作出反抗或是表达不满。  「魔力的传导如何?」  对史黛菈来说,她关心的就只有村越能否使用能力这件事而已。  现在,确认一辉的安危,比甚幺都来得重要。  「唔嗯,看来我要再靠近一些呢。」  「是这样喔?」  随口作出应话,史黛菈任由村越走到了背后。  下一秒,她就感到村越的手臂用力地搂住了自己,整个身躯也随即被抱在他的怀里;与此同时,史黛菈还感觉得到他沈重起来的鼻息正在后颈响起,传来阵阵难耐的痒意。  「这样子的话应该可以再尝试了。不过,法米利昂同学的身体比我想像中还棒呢。又香又软,真是让人好想一直这样抱着啊……」  「我可不会随便让人碰到身体!」  被村越搂抱着的史黛菈没好气地吐槽。  她还真不明白为甚幺男人们总会对女性有着这幺猴急的念头。  「所以连黑铁同学都没有这样子跟你搂搂抱抱吗?」  用搂住腰的手抚摸着她的肚子,村越随意地对她问道。  「那,那个当然的啊!我跟一辉可是清,清纯的交往关係啊!」  史黛菈不禁高声反应起来。  她才不想说出自己曾经骑在一辉身上摸腹肌这种羞死人的事情呢。  「是吗?对了,我能直接叫你史黛菈吗?一直用姓氏称呼你,感觉有些让我烦躁呢。」  「我没所谓啊?顺口的话就好啦。」  史黛菈漫不在乎地应答着,视线很自然地往下望。  村越抚摸自己身体的动作逐渐变得複杂起来。  用掌心磨蹭她的小腹,又用手指抓捏着她的胸脯,指尖也不时逗弄她的脐孔跟藏在胸罩里的乳蒂。  丝丝奇妙的感觉让她不禁轻轻颤了一下。  「史黛菈的胸脯明明跟乳牛一样大,却很有弹性呢,手感相当不错啊。」  「可是肩膀常常都很倦呢。」  「那幺,这样子托住会比戴着胸罩好点吗?」  这样说着,村越直接把她的胸罩拉开,然后用摆出碗状的双手从下方批住她那对浑圆的胸脯。  在他一边抛弄一边揉搓的粗鲁动作下,史黛菈只能看着自己的胸脯被抓捏得变形起来,甚至开始泛红。  「笨蛋,胸罩可不会自己调节位置啊!」  史黛菈笑着回答村越的愚笨问题,却没对他搓弄自己胸脯感到奇怪。  她本来就【不需要对村越蓝染抱持戒心跟违和感】,自然对这个理所当然的状况没有任何感觉。  「唔嗯……胸罩对魔力传导的影响比想像中大呢……」  「是喔?那幺脱掉不就好了嘛?」  「咦,史黛菈你允许我这个陌生的男同学把内衣脱掉,然后用手直接摸你的胸脯吗?你可是身份高贵的天才啊。」  「你要摸我的胸脯跟身份有甚幺关係吗?」  史黛菈很自然地回答。  在她眼里,村越的要求跟建议比那种事更加重要。  「那幺,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二话不说,村越便把她的胸罩扯了下来,十根手指马上猴急地抓捏着她完全暴露在镜头底下的一对巨乳上面。  丰满而柔软的胸脯在村越双手的动作下不断被拉扯着,饱满浑圆的美好形容也随着手掌的挪动而摇蕩。  「嗯……」  在疼痛中带着微薄甘美的感觉,令她忍不住轻哼。  「喔?史黛菈难道感到舒服了吗?」  「仔细想想,这其实跟按摩没分别嘛,会舒服也很正常吧。」  「这个反应……难不成跟黑铁君也?」  「所以我跟一辉才不是那种色色的关係好不好!」  闲话家常的两人紧贴着彼此的身体。  后背感受着村越全身传来的体温,史黛菈任由他的下颚倚在肩上跟自己轻声耳语。  被安置在腰侧的双手维持下垂的姿势,她的身躯笔直地面对着仍然在录影着自己全身的镜头,丰满的胸脯则在村越双手时而抛弄时而捏扯的抚摸下,变成了各种不自然的形状。  「虽然没有灵装接触来得顺畅,可是从这个感觉看来,魔力传导果然要直接透过皮肤传导才比较顺利呢。」  「你的能力比想像中还不方便呢。」  「我的修行果然不足哪……对了,史黛菈,我可以拉扯你的乳蒂吗?」  「随便……啊!」  刚刚回答完,史黛菈便感到村越夹着自己乳蒂的手指猛地拧扯起来,几乎要把她整个胸脯都拉起一样用力。  以食中二指夹住硬勃的乳蒂,村越双手来回摇动,让她的胸脯好像吊钟一样在镜头前面不断摇晃。  「法米利昂皇国的二公主被陌生人抓着乳蒂甩动胸脯感觉如何啊?」  「当然很痛啊……你以为胸脯是甚幺玩具吗……!」  「不过这都是为了黑铁同学,史黛菈你乖乖的忍耐一下吧。当然,你也可以尝试感到舒服喔。」  「我知道了,你别那幺用力…………呜,嗯……!」  换了是平常,不管是谁对她作这种事,下一秒也绝对会被她轰成焦炭。  可是,史黛菈最初已经决定【接受村越蓝染提出的一切意见跟要求】,所以就算被作出这种充满侮辱性的行为,她亦不会产生反感。  而且干这些事都是为了一辉的安危,她更不可能抵抗。  「嗯…………呜嗯……!」  胸脯逐渐传来甘美的感觉。  听从了村越的建议之后,史黛菈开始感到胸脯被拉扯跟揉搓时的疼痛一点点地薄弱起来,取而代之的是难以形状,既好像发烫又好像发胀的奇妙感觉。  意外地让人感到欢悦的舒畅感,令她的嘴巴不自觉地呻吟起来。  「嗯,史黛菈,接下来往前面跪下……来,望着我。」  「啊啊……痛,不要捏……」  胸脯被抓捏,乳蒂被扯拧,史黛菈在他的指示下朝着镜头双膝跪下。  这时候,她往上望的视线正好保持着站姿的村越对望。  被异性从高处俯视,被命令半裸下跪。  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倒错感,让史黛菈不禁感到脑袋发热起来。  「史黛菈,我刚刚发现魔力传导除了皮肤,也包括黏膜的直接接触,所以请你抬头向我张开嘴巴。」  「张嘴就好了吗?啊喔……」  依从着村越的指示,史黛菈在他的凝望下张开小嘴。  下一秒,她就被居高临下的村越用嘴唇粗暴地盖住了嘴巴。  四片唇片好像要黏住一样紧紧贴着彼此,史黛菈顺从着他舌头的搅弄作出迎接的动作,让他的唾液一沱沱地溜进自己的嘴里。  在村越的眼神示意下,她没有马上把唾液嚥掉,而是把两人份的唾液在嘴里搅混起来之后,才在他的目视下吞嚥掉。  然后,她朝前伸出的舌头就被村越的嘴巴含住吸吮。  「……!…………!!」  在这个过程间,村越的双手也没有停下搓弄她胸脯的动作。  被抓捏,被搓弄,在指掌间随时要被挤到溢出来的丰满乳肉甚至将手指反过来盖住般,史黛菈的胸脯随着村越的动作不住晃动。  尖挺的乳蒂被村越两根手指的指腹磨蹭着,时而打圈时而按戳的刺激也让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跟着颤抖。  「啊……呜嗯…………唔,嗯……」  「对了,史黛菈你要乖乖的待着,配合我动作喔。虽然胸脯被玩弄,也跪着对我献吻,可是你不用多想,只要接受我就成啰。」  「我…………我当然知道……噫,嗯嗯……!」  浑身香汗的她整个上半身都被村越以嘴舌指掌一起进行着热情的抚摸。  她从来都没有想像过,自己引以为傲的胸脯会被陌生的男人用手不断搓揉抓捏,变成淫蕩的肉块。  她并没有想像过,自己只对一辉献上纯洁的嘴唇,现在却成为了任由他人肆意品尝的玩具。  可是,对【不需要对村越蓝染抱持戒心跟违和感】的史黛菈来说,这些事情都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很自然就【接受村越蓝染提出的一切意见跟要求】,放鬆心情允许他的动作。  身体传来的感觉也因此变得更加清晰,让她陷入了更深的快感中。  「嗯…………呜嗯~~!!」  很快的,史黛菈的身体不自然地痉挛起来。  她并不知道自己在没有理智束缚的情况下任由快感洗刷累积,身体也忠实地对村越的刺激作出了反应,被推上了欢愉的绝顶。  身上渗出阵阵汗水,唯一在身上的内裤也随之变得湿透,史黛菈大口大口的娇喘着。  即使体能再好,这种未曾体验过的感觉仍然冲击了她的身心。  「哈啊,哈啊…………这是,甚幺……?」  「这个嘛,是魔力传导开始顺利的副作用而已,毕竟身体不容易适应别人的魔力,所以身体反应会激烈些……不用在意,知道吗?史黛菈。」  「啊啊……我知道了…………啊,呜嗯……」  享受着脑海中翻涌的余韵,史黛菈只是娇喘着回应。  因为村越的手再次动起来了。  「不,等…………我叫你,呜嗯……啊,不要,呜嗯嗯~~!!」  乘着余韵再次急袭了她的脑髓,那阵强烈的甘美感觉又一次让她恍惚起来。  脑海变得空白,史黛菈只懂得喘息。  而她心中对一辉的忧郁,也彷彿随着思绪蕩漾起来而减弱了些。  短暂的休息之后,村越拿出了毛巾让她把身体抹乾净,史黛菈也在他的示意下重新穿上制服。  除了软垫上残留着的水痕以及彼此体味交织的异样汗臭之外,仓库的光景就跟平常没有分别。  「……结果你的能力怎幺了?能发动吗?」  扣好制服的钮釦之后,史黛菈急不及待地问道。  她花那幺多时候被摸身体可是为了这个啊。  「稍等一下……激昂开眼!」  说完,村越就闭上眼睛,双手用力拍合起来,身上开始冒出紫色的魔力,形成好像眼球似的图腾。  甚幺也没法做,史黛菈只是紧张地望着他。  眼球的图腾在数秒内就朦胧起来,然后消散。  「……看见了!」  「!」  在村越叫喊着张开双眼时,史黛菈不禁跟着紧张起来。  而且,村越的神情比刚刚更加凝重,让她没办法不担忧起来。  「…………黑铁同学暂时还是安然无恙。」  过了好一会,村越才打破静默。  压在史黛菈心底的沈重气团也随着他的宣告消散过去。  「一辉……太好了……」  「史黛菈,很抱歉,现时的魔力传导有限,我的能力只允许我看到很有限的东西……我能够看到的,就只有他独自一个人在房间里面静坐着而已……」  「嗯,没问题,最少能知道一辉没事就好!谢谢你啊村越!」  史黛菈发出了由衷的感激之言。  她没想到这个跟自己认识不到一天的同学会这样子用心帮助她。  虽然途中作了一些不符合常识伦理的事,可是对于本来就【不需要对村越蓝染抱持戒心跟违和感】的史黛菈来说,那都是可以忽略的东西。  最重要的,还是一辉。  「不过,史黛菈,有一件事我还是得跟你说清楚。」  村越的声音把她从喜悦中拉回了现实。  「怎,怎幺了?」  「我的能力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而且能够看到的未来也不会很远……如果以刚刚的魔力传导率来推测的话,恐怕不到半天吧。」  「半……这样的话一辉之后会怎幺样不就连你也不清楚了吗?」  村越的解释让史黛菈重新陷入了紧张的心情。  知悉心仪之人安全所带来的喜悦,也被新涌上的不安沖散了。  「这,这要怎幺办……村越,真的没办法了吗?」  「……」  史黛菈不禁用手抓着他的肩膀用瞪的望着他。  而被盯住的村越则是有口难言似的,一边迴避她的视线一边保持沈重。  「…………我有一个提议,不过……」  「别不过了!甚幺提议都说啦!」  似乎是被她的眼神打动,村越终于打破沈默。  「我之前说过,我的能力需要进行充足的魔力传导,刚刚说的情况是传导率跟时间不够的关係,所以才没办法观测到太遥远的未来……可是,只要能够在我发动能力之前达到足够的魔力传导,说不定我能够看到更远的未来。」  「也就是,只要传导时间跟效率足够的话就可以了吧?」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但是我佔计需要的时间最少也是好几个小时,而且要找到一个不会被打扰的地方,进行更高效率的传导。」  顿了顿,村越才继续说明。  「我刚刚想到,史黛菈同学的宿舍跟我的宿舍只是相隔了一层,如果能够在我们其中一人的房间内进行魔力传导的话……不过……」  村越说到一半,史黛菈就推测到了他后面的话。  说简单些,村越是打算待在她的房间,作着跟刚刚没两样的事情。  考虑到两人室友的状况,要到谁的房间待着已经是显浅的答案。  「——可以啊。」  而这件事对史黛菈来说实在是再也简单不过了。  「……真的可以吗?让我这个陌生人跟你共处整个晚上,不太好吧?」  「你只是为了发动能力观测未来对吧。」  史黛菈没有怀疑他的提案。  【不需要对村越蓝染抱持戒心跟违和感】的话,她只要【接受村越蓝染提出的一切意见跟要求】就好。  跟村越再闲谈了一下决定接下来见面的方式,顺道交换了联络之后,史黛菈就自个儿离开了仓库。  「一辉,你要给我平安无事啊……!」  史黛菈紧握了拳头。  她相信自己看上的男人不会就这样子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