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我们的一家 1-4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我们的一家 1-4
第一章  那些年我所不知道的事    “来来来干杯干杯!”    “都别客气啊!不尽兴不许走!”    尽管来了近百名学生和家长,但别墅裏却一点都不拥挤,甚至还是相当的空旷,让我不得不吐槽——万恶的资本主义家!    跟外面热闹格格不入的我独自的在别墅裏徘徊着,也不是我不想跟他们一起‘嗨’,而是我这种不善言辞为人又有点懦弱的‘小透明’跟他们实在是聊不到一块啊!    发言的都是小有身家的‘有钱人’,附和的也是成绩前列的,再不济人家的家长也在一边,冥冥中也加添了一份胆气。    而我呢?孤家寡人的被班长拉了过来,父母也很巧合的都没空......    家裏没啥钱,成绩又不优越,甚至长相和身高都不突出的我实在也有点自卑了,这种超过五百平的超级豪华别墅我打一辈子工都不知道能不能付得起它的零头!    “噢?找厕所啊?那边走进去有一个,二楼那边转角也有一个,别老是这幺孤僻,偶尔也得联络一下感情吧!大家都快各奔东西了,也难得再聚在一起了。哎,算了,随你吧。”    井朝仁永远都是那副我无所谓,只要有趣他就开心的模样,就算他有些行为确实很讨人厌但大家也都不会真的去讨厌他,毕竟他为人是真的大方!这次的聚会也是他发起的!    说句老实话,知道他有钱,真不知道他这幺有钱!    没看到今天好多女同学看他的眼神都变味了幺?钱这东西真的是罪恶之源啊!    “有人!”    “行,那我去二楼那个吧。”    今天来的人这幺多,厕所有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我也并没有太在意,更何况实际上我也不内急,我只是循着本能想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一个人待一会儿......    “嗯?”看电视剧裏居然有人会在自己家迷路我还觉得好笑,但此刻我却再一次感受到了资本主义那深深的恶意!到处都是一模一样的棕色木门,转角之后居然还有转角,然后依然还是那一毛一样的门......咱们真的不一样!不一样!!    我微歎了口气,老实的打开了转角的第一扇门,‘哢咚’,刚打开门我的狗眼又要瞎了!一个房间就比我家的全面积都大!但实际使用部分却非常非常小,风格......嗯,非常符合我对井朝仁同学的了解啊!整个房间都‘布置’得非常的简洁......呃,或者说简单......    一大块榻榻米铺在地上,然后上面则是一张大大的海绵床垫,旁边则是一个镂空的电脑桌,这个近百平方的房间也就放了这幺两样东西......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感歎什幺,但想起他们一家四口挤在那八十平方左右的出租屋......除了感歎,我真的不知道应该用什幺表情对待人与人的这种差距了。    而看到那桌面上开着的电脑,我有点好奇的走了过去,我突然有点想知道像井朝仁这样的有钱人会不会有什幺‘好东西’放在电脑裏?据说有钱人都很喜欢拍‘记录’然后放进电脑裏当战绩?    反正他房间裏也没啥值钱的东西,我也就看看他的电脑而已!    然而,一座凳子上,我又歎了一口气,我收回我刚刚的那个想法!这套电脑设备怕是卖了我都买不起一个屏幕!半月弯的软屏幕!一点开硬盘,每一个都是百T级的盘,而且一点马上就弹开,一点点的延迟和缓沖都感觉不到!    然后,我的心髒便开始紧张的狂跳!真的有!    尽管它隐藏了起来,尽管它被设置成一个透明的图标,但对一个‘闷骚宅’而言这些都完全不是问题!    一点进去,数十个文件夹整齐的排列着,每一个文件夹都是一个名字!    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井朝仁风味啊!简单而粗暴!    然后,我仔细一看,有几个知名明星的名字!居然还有语文老师的名字?!    咦?还有跟我妈同名的耶?    文件夹有点多,一个个仔细看显然不够时间了,毕竟我消失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了吧,没準井朝仁同学会过来找我!到时被他当场‘抓住’那就尴尬了!    所以,我没有仔细看别的文件夹,直接点开了那个写着语文老师名字的文件夹,然后居然还是文件夹,一连串标注日期的文件夹......    有钱人就是牛逼,就是为所欲为!!!    看那第一个文件夹,那就是他们刚刚高一几个月之后而已!    “别!别拍!”刚刚点开视频,我就看到那个‘端庄的’语文老师在浴室洗澡的画面,她捂着前胸和下体立即就转向了墙壁,背对井朝仁。    “躲什幺?转过来,继续洗!”这语气,完全不像我认识的那个井朝仁啊喂!    “......”语文老师貌似犹豫了一下,但最后她还转了过来,然后轻轻的放开了手臂,像极了逆来顺受的小媳妇!而几分钟之后,她仿佛忘记了镜头,或者说她对井朝仁压根就没有半点的戒心,开始继续‘正常的’洗澡......    对我而言貌似有点刺激了......然而更刺激的事情发生了,井朝仁也走进了画面裏,他粗暴的把她按到墙上,然后抓着她湿漉漉的头发拍打着她的翘臀狠狠的朝她的阴道发起沖击,为爱鼓掌的声音一直一直持续着......    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也并没有看下去,又随机的点开了比较近期的一个视频......    “朝仁,这次就让我生下来吧......医生说我再流产就可能生不了了......”语文老师温顺的跪在地上给井朝仁做着口交,其熟练程度完全不输给那些最顶尖的女优!而且,他们,是三个人的!语文老师双手都套弄着肉棒,不停轮流的给他们吞吐,然后还在苦苦的哀求着右边的那个男人,那应该就是井朝仁了。    “哧!没準你肚子裏的是老子的种呢!”说话的那个人我貌似有点耳熟,但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是谁......    “你闭嘴!”语文老师貌似很生气,但吼了一句之后她就笃了,貌似是默认了那个男人的话......    “哎哎哎?怎幺不舔了?”    “你自己撸管吧!”语文老师赌气的只给井朝仁深喉,而完全无视了旁边那个男人,就算他恶作剧一样的用她的头发卷着自己的肉棒套弄也完全置之不理,一心就只给井朝仁‘服务’。    “朝仁......我只给你生吧,在再怀上之前就不给他弄淫穴了!”最后,语文老师貌似妥协了,但她看起来貌似是真心爱井朝仁的?这消息可真劲爆!    然后,我那颗小心髒都在颤抖,裤子都有湿了!太刺激了!只是看看画面就走火了!    继口交之后,语文老师调整了下位置,托起自己那系着金色铃铛的乳房给井朝仁胸推!    那淫蕩的表情,那戴着金色铃铛的乳房,真受不了!    “其实吧,你肚子裏的应该是我的,但是吧,我并没有準备好当父亲,所以吧,你要不要?”井朝仁问的并不是语文老师,而是他旁边那个男人。    “......”而语文老师闻言看了看自己那乱糟糟的沾满了精液的头发,然后又紧紧的盯着那个男人。    “看我干啥?我也没準备喜当爹啊!”    “那就流了吧。”    “......”语文老师捧着的乳房明显的抖了一下,但她还依旧尽心尽力的套弄着......似乎是认命了......    “这样吧,这次流了之后给你保存几颗卵子吧,到时候真要生了人工授精就行。”    “真的?”接下来的剧情我也没仔细看,因为我感觉时间真的可能不够了!    去个厕所消失了快四十分钟了,他几乎可以肯定井朝仁已经準备开始来‘厕所’找他了!    因为刚刚就真的有个同学‘閑逛’然后在别墅裏迷路了!最后,被井家的保安人员‘请’了回会场......    他可不想发生这幺丢脸的事情!    但最后在走之前我还是好奇的随手点开了那个跟我母亲一样名字的文件夹,人都是这样的,看到自己‘熟悉’的都总会有莫名的吸引!    随便的点开了裏面的一个视频之后我整个人如遭雷劈!不是名字一样,而就是同一个人!!!    一开门那熟悉的环境他就开始皱眉,然后看到那个跪在玄关屁股高高翘起,肛门塞子堵住,阴道被几个铁夹夹着然后拉开,打开了一个直达子宫颈的洞口,裏面是赤红色的,而且居然还有四根缝衣服的那种细针扎在她的阴道裏,阴蒂上也戴着一个火柴棒粗的狗骨头的‘环’,手脚都被一根铁链扣着,肚子鼓鼓的几乎触地,头深埋在一只臭鞋子裏的女人他都再一次的弄湿了内裤。    “这贱女人就是欠收拾!”说着那个男人就一巴掌狠狠的扇到女人的翘臀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呻吟......    但听到这声音,他眉头就紧皱了!    那个男人拉着她的狗绳让她一直爬,期间摄像机终于拍到了她的正脸!    虽然戴着眼罩,但我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看起来无比下贱的女人......她,就是我那母亲!!!  第二章  井朝仁与金    一瞬间我就火了,但下一瞬间我就凉了......    “哼,居然敢私自给龟公开锁,这是想出轨啊!”在那个画面中,我看到了一个戴着眼罩耳机跪在竹片上的男人,他下体还带着一个小的不像话的锁,而且前端还有一根铁板堵住了龟头位置的洞口,并且上面还夹着几个连着变压器的铁夹,看那一抖一抖的毫无疑问是通着电的!    我的后背有点发凉,但还是强行平静了下来,毕竟门外面已经有声音了!    看来我意料果然没错,井朝仁果然还是派人过来找我了!    瞬间我就拉出了一根手机线,开始拷贝那个文件夹裏的视频,并且还是分批的上传,没时间了,能拷到多少那就先拿多少吧!    虽然我改变不了什幺,但我至少想知道......    我父母居然都是别人的‘奴隶’?!我.......    “呼......”听着脚步声远离了,我也顾不得那还在猛烈跳动的进度条了,拔出手机线退出了文件夹然后立即悄悄的开门朝楼下走去!    “噢?迷路了?”    “是啊,一楼有人,然后二楼转角最后一间才是厕所,我一出来就走错了个方向......”我一边看着井朝仁一边有点心虚的回答道。    “喔。也是我疏忽......我应该提前搞个路标的!”之前也有不少人找到厕所然后就忘记回来了路了,所以井朝仁也并没有怀疑什幺,随便的跟我聊了两句之后又走开了。    但我的内心却依旧是难以平静的!    要不是现在人真的很多,我真的想立即就打开那些视频!至少让我知道理由啊!    而且我心中还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后来’......    我更好奇那个站在井朝仁旁边的男人到底是谁?!    ............    苦熬了三个多小时,就连那份我下半辈子估计都没什幺机会能再吃到的‘豪华套餐’都如同嚼蜡,但终于‘宴会’还是结束了!井朝仁已经开始组织一些住的比较远的,或者不愿意太晚回家的同学和家长回家了,而我当然也不打算参加下半场了!我就像吃了伟哥却无处发泄的单身狗,差点急红眼了!    “郝叔,还有车吗?他家住荆华路,也没谁跟他顺路的,单独安排一辆车接他回去吧。”见到我过来,井朝仁也没有多说什幺,熟练的就报出了我家的地址然后安排车辆送我回去......    要是看到视频之前我还会认为是老师把个人信息什幺的给井朝仁了,毕竟这样才好组织同学,但现在......我就只想呵呵!    ......    刚回到房间,怀着忐忑,我点开了刚刚的那个视频,越看心中那一点点‘奢望’就越是绝望......    我并没有看错,也并没有糊涂,不管是客厅还是房间,摆设都是一模一样的,就连母亲嘴角的那颗小泪痣都是一样的,真是让人绝望啊!    “哼!两倍分量的伟哥爽不爽?就你这小蘑菇也敢动老子的女人?”那个男人蹲下来弹了弹我父亲的蛋蛋,然后拉开了他的眼罩和耳机。    “金哥,金爷,我再也不敢了!您就放过我这一次吧!”见到那个男人的一瞬间,我父亲就立即咚咚咚的磕起了头,就如同古代犯错误了的太监见到皇上时的模样,我的心好累,同时也终于知道了那个男人的身份了——金!    跟比较低调的井朝仁不一样,金在整个学校乃至整个殷栾镇都是‘大名鼎鼎’的混子王!年纪轻轻就是某个帮派的当家级人物!有关于他的‘传闻’不计其数,而大多数都是也都是他的罪状!然而,每一次的结果都是凶手另有其人,而他只是一个无辜的普通学生!    瞬间我那凉了一截的心彻底的凉了,就算跳出来质问我父母那又能如何?难道我还敢去挑战混子王的权威?有的事情还真的如同古人所言啊,有些事情知道了又能怎样?徒增烦恼尔!    就算我能扳倒混子王,还有一个更加麻烦的井朝仁呢!不显山不露水的超级土豪!这种人会是个纯洁的小白花?会怎幺想的人估计都尸沈大海了吧!算了......    本来我都想直接删除视频当没事发生了,但脑子一抽,我按了下空格,继续播放......    “哼贱货!看来老子对你还是太温柔了!”金单手抓着狗圈将我母亲拉了起来,她左边乳头上的钥匙在乱抖,而右边乳头上的铃铛也在清脆的晃动,脸色看起来惨白惨白的......    “嗯......主人......”她眼神有点溃散,神志有点不清晰,语气都显得非常的虚弱。    “我觉得她缺了个纹身!”这个时候,井朝仁突然开口了。    “呃......”金愣了一下,然后扫视了一下我母亲的身体,貌似没反应过来:“是吗?”    “对啊,你看,在她这裏纹个‘魔纹’然后在她屁股上纹个奴隶的烙印会不会觉得更淫蕩?干起来更爽?”他指了指我母亲肚脐下方的三角带,又指了指她那左边屁股,很认真的说道。    “......我跟不上你思维的节奏,算了,你自己看着办呗。”金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补充了一句:“反正你也只是对我说一下,你真想干就算我不同意你也会照样干。”    “我又不是什幺独裁者,我很尊重别人的意见的!”话是这幺说,但井朝仁熟练的打开了手裏的那个大皮箱,一大堆纹身工具熟练的开始组装......    “你纹?”金这次是真的惊讶了!    “对呀,我可是很认真的学了一个多星期呢!”井朝仁的语气很认真。    “......”金捂着额头,就看了看我母亲,也不再多说什幺了,只是幽幽的吐槽道:“随便你吧,反正也只是个玩具。”    本来我还以为接下来金会有什幺粗暴的‘惩罚’,但被井朝仁这一打岔,看起来结果也并不是太糟糕?    但接下来我直接就推翻了自己的上一个想法,金是一个暴君一切都浮于表面,而井朝仁才是真正的魔鬼!你永远都不知道他那吊儿锒铛的外表下策划着什幺?    “你确定这是纹身的针?”甚至就连金都发出了灵魂的质疑!他的嘴角都在抽搐!这针头的长度和粗度绝对严重超标了!    “交给我,我是专业的!”井朝仁非常自信的就拿着纹身枪走了过去,一脸的自信。    “等下,你不用先画图?”金已经不想吐槽了,虽然只是个玩具,但好歹你也认真点吧!这年头这幺顺从的玩具也并不是很好找的啊!    “你很烦哎!我是专业的,ok?平躺,张开腿。”井朝仁完全没有客气的推开了金,看着摔倒了的母亲也完全没有怜悯,一脚就踹到她那鼓鼓的肚子上。    而更让我惊讶的是神志明显不太清晰了的母亲‘柔顺’的简直不像话,听到‘命令’的下一个瞬间她就立即转动身子躺平,并且打开了双腿,那湿漉漉的阴户一览无遗!    而更残忍的是井朝仁直接就扯掉了铁夹,本来就处在奔溃边缘的母亲有气无力的尖叫了一声之后就瞳孔上翻,蠕动喉咙发出呃呃呃的回音,似乎是晕过去了。    更刺激的是那瞬间她下体激射出一股淡黄的水柱!    我看着看着内裤又再一次变得粘糊糊的!    我母亲保养的非常好,快奔四了看起来都像是个二十来岁的姑娘,现在一想,猫腻还真的很多啊!工资也就三千出头的父亲能给‘家庭主妇’的母亲买到这幺多贵价的护肤品?母亲隔三差五就会有点怪怪的,明明没有工作却经常‘很忙’......    然后我看了看这个视频标注的日期,居然是五年前的......那个时候我还在读初二?    唉......    接下来的时间挺无聊的,无非就是母亲被扎的清醒过来,然后接着又痛的晕了过去,无限的重複着......但值得一提的是我母亲自始自终都并没有反抗,就连疼痛让身体本能的就想合拢双腿的动作都被她无意识的控制住了!全程一直保持张开腿!    而我拖动到视频将近结尾的地方剧情再一次出现,只见我母亲那三角区域多了一个暗红色的心形‘魔纹’,而左边屁股上也多了一块月饼大小的‘烙印’上面写着——贱奴敏儿。    单单看纹身而忽略过程的话井朝仁确实跟专业的有一拼,至少图案纹的很清晰也没有歪歪扭扭的!    而金似乎也很惊讶,“只学了一星期?牛逼啊!”    “本来还想惩罚这不听话的女奴,但现在还是算了吧,干一炮然后去吃晚饭?”    “好累,你干吧,干她肛门还得先放水,她淫穴也得先洗洗,太麻烦了。”井朝仁打了个哈欠,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    “呦!牛逼啊!这都能闻出来!”    “这幺呛的辣椒味能闻不出来?我鼻子又没问题!”    “对于不守妇道的淫妇我觉得这药膏的效果很不错!一上药全都一把屎一把尿磕头求饶,谁还敢偷人?我那些弟媳妇一个个也都老老实实的,非常好用!”    我还以为我母亲喝了什幺春药呢,原来是阴道裏抹了辣椒酱?!还真够变态的!    城会玩!    而接下来,金掏出了那早就硬邦邦的肉棒,嗯,足有十八厘米吧?!我低头看了看自己那勃起也才不到十厘米的小鸡巴,但我又看了看跪在一旁一直默默看着的父亲的那个还没唇膏长鸟笼,遗传的吧,没办法了......    他戴套了,然后还在上面涂抹了些什幺,然后啪的一声很轻易的就捅进了我母亲的淫穴裏!    为爱鼓掌了近二十分钟他拔出肉棒用手将剩余的精液撸进安全套裏,然后他拿了一个汤碗过来放在我父亲的鸡鸡下方,拔出了堵住龟头的铁板,一大股黄白交错的液体狂涌而出!    我父亲也仿佛松了一口气。    但接下来的一幕我真的不知道该用什幺样的心情去面对......    “张嘴。”金将那个胀鼓鼓的安全套直接就塞进了我父亲的嘴裏,“吞下去,下次再敢私自开锁老子就剁了你这小玩意喂狗!”    “不敢了,金爷,谢谢金爷饶命!谢谢金爷饶命!”我父亲吞下那个安全套之后毫无尊严的求饶,碰自己老婆都是犯法?唉......算了,我又能怎幺样?    “来,贱货,张嘴。”接着,金拿着那个汤碗搂着我母亲给她喂‘汤’......而我母亲就像已经被调教了很久了的母狗,就算不怎幺清醒身体也有着本能的反应,能对主人下达的命令进行简单的配合!    看着那碗恶心的东西被我母亲一口口的喝下去我的世界观也逐渐崩溃了......    而等碗裏那尿和精液的混合物只剩下几十毫升之后金就拿开了那个碗,左右开弓的扇我母亲的脸,几巴掌之后我母亲也总算是清醒了点......    她有些疑惑的看着金:“主人?”    “知道这是什幺吗?”金指着汤碗裏剩下的液体,问了一句。    “......龟奴的精液?”我母亲犹豫了一下,用蚊子一样的声音低声的回答道。    “对!就是你那阳痿老公流出来的精液!”金很肯定的回答,然后他说道:“你不是想要他的精液吗?我这就倒进你的淫穴裏!”    “......”听到这种骚话我母亲并没有什幺反应,她低着头一副主人喜欢就好的模样。    但下一刻她的眼神中就充满了恐惧,立即就喊道:“主人贱奴错了!贱奴不要龟奴的精液!贱奴最讨厌龟奴的精液了!”    “啊!不要......”    金完全无视了我母亲的叫喊,将剩下的半瓶辣椒酱全部倒进那个汤碗裏然后直接就用手扒开了我母亲的淫穴,直接就全部倒了进去!    而我母亲虽然嘴裏不停叫着不要,但她却完全没有身体上的反抗,甚至连合腿的动作都没有!    “啊......好痛......”本来她淫穴才刚刚缓过来,并且应该是上药了,还有点清凉,但那‘精液’一倒进去,就像滚烫的热油,那剧烈的疼痛终于让她开始挣扎,并且腿也不停的想要夹起!    我想,我终于明白那些针是干嘛的了,弄出伤口之后‘撒盐’!也难怪我母亲会叫的这幺凄惨!    “你再叫我就再开一瓶倒进去!”听到金的话,我母亲立即就闭嘴了,但她全身都在颤抖着,完全止不住!    然后,金拿出一根比他肉棒都要大一圈的假肉棒直接就朝我母亲那湿漉漉的淫穴按了下去,就像是量身定制的那样完美的贴合了进去,只剩下一个鲍鱼形的底部,然后金拿出六颗‘螺丝钉’,装好之后拿出一根铁带子,穿过阴蒂狗骨头中间的圆孔之后绕了我母亲的腰部一圈,穿过肛塞底座上的孔洞和鲍鱼底座的孔洞后扣在狗骨头前方的那个小扣子上,要说这不是量身定制的我都还不信了!    而完成之后金转身就走,我母亲则愤怒的注视着我父亲,她不生气金的行为反而把气朝我父亲身上撒?    “这两天都别洗澡了,也别用水擦纹身的地方,睡觉你就右侧睡好了,压到左边屁股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充血,你自己注意一下就行了,也提醒一下金那家伙,先别太用力打你左边屁股。”    “纹身?”我母亲愣了一下,然后她看了看自己的下体,才反应过来,表情瞬间变得无比柔顺,翻脸的速度真的能过影帝比拼,“谢谢主人的提醒,贱奴会注意的。”    “嗯,下一批玩具马上就要到货了,看样子你适应的很不错啊。”井朝仁用手抓了抓鲍鱼底座,用力的摇了摇,看样子那些螺丝扭的都很紧,那假肉棒只是微微的挪了挪。    而我母亲呼吸明显粗重了一下,但神色完全没有变动,还朝前送了送淫穴,让井朝仁能玩的更顺手。    “谢谢主人的夸奖,贱奴会更努力的。”    “嗯,走啦。”    “主人慢走。”    ......    看完这个视频我彻底沈默了一下,看样子我父母的感情也并没有看起来那幺‘和谐’啊!    但问题又来了,为什幺他们并没有离婚还一直过了这幺多年呢?    想着我就点开了第一个视频,也就是日期最早的那个视频。    居然是我初一下学期左右开始的?    也难怪我母亲看起来这幺顺从了,原来已经被调教了大半年了啊!    “啪啪啪啪啪啪......”视频一开始就是井朝仁和金前后夹攻一起跟我母亲做爱的场面,不得不说这视频摆放的角度是真的很好,而且还带有转角和拉近的功能,清晰度也非常的高,这不愧是土豪出品!    他们两人就像奔腾的野马,啪啪啪的声音一直持续不停,我拉了半小时他们都还保持着那样的动作,我母亲的呻吟声都变得沙哑了起来他们都依然活力十足......    这点我又自卑了......尽管知道这很可能是遗传的,但身为男人也很难正视啊......    “这贱货夹的还可以啊,你哪找来的?”    “嗯,是这个贱货找上我的,说她老公是阳痿,一看到我这大鸡巴就想跪舔!然后我试过不错之后这不马上就叫上你了嘛!哧哧,还真别说,把这贱货操爽了之后她还真的是什幺都愿意干,让她洗干净屁股方便我们过来操她就老老实实的洗干净屁股!”金的语气一如既往的让人讨厌。    “你还真的是一如既往的饑不择食啊。”    “......”金沈默了一会儿,然后有点无语的开口说道:“要是别人敢这幺跟我说话我抄起西瓜刀就让他去见上帝!”    “砌,带种就来砍老子啊!”我有点出乎意料,井朝仁居然都有这幺粗鲁的时候?在高中他可是众所周知的温文尔雅啊!    “......”金又沈默了一会儿,“你这家伙真不会聊天啊!老子打得过你早就弄死你了!还跟你BB啥?”    “这贱货会做饭吗?”有一点没变,井朝仁那异常跳跃的思维还一如既往。    “......你会做饭吗?”金捏了捏我母亲的乳头,不太确定的问了一句。    “会.......啊啊......会的......嗯嗯......”    “嗯,好多年没吃过‘住家饭’了,我们一起去买菜吧!”说着井朝仁就拔出了同样有十几厘米长又粗又长的肉棒,如同战矛一样挺立在半空。    “哎!我还没射呢!”看到井朝仁挺立的肉棒像变魔术一样瞬间就软了下去,不管看多少次金都觉得很无语,臣妾做不到啊!!!    “忍着干嘛?想证明你比我持久?下辈子吧,这辈子估计不太可能。”井朝仁不计成本的嘲讽着金,可金却跟传闻完全不同的好脾气,是这两个人的性格互换了还是怎幺滴?我真的有点迷糊了!    “哼!”金狠狠的拍了拍我母亲的屁股,然后狠狠的朝前一顶,几十秒之后一拔出肉棒白浊的精液就惯性的随之滴落。    “贱货,还不抬起你的屁股?精液都流出来了!”金粗暴的推倒了我母亲之后很不客气的说道。    我母亲低声的嗯了一声,然后蹲着腿举起了淫穴,四十五度的倾斜着,让剩余的精液可以更顺利的找到通往子宫的路径。    而金麻利的拿出一根普通的按摩棒直接就捅进我母亲那红肿又湿湿的淫穴裏,堵住裏面的精液不如它们流出来。    而且他还‘温柔’的给我母亲穿上了内裤。    然后我母亲熟练的用嘴巴舔舐着金和井朝仁鸡巴上残留的淫水和精液,帮他们仔细的清理了一下鸡巴,而且还自觉的把那些早先溢出的精液舔干净了。    看着这些举动我的三观再次颠覆,本来我还以为母亲是被强迫的......但现在......我自己都不自信了......    如果你被残酷的现实打击到了,请不要害怕不要绝望,赶紧的站起来,因为明天还会有更残酷更绝望的事情等着你......    接下来,他们就跟着我母亲一路走到菜市场,途中我母亲居然一直都很正常!你单单看她外表完全难以相信她下体居然还插着根开着的按摩棒!    女人裙子下面到底是什幺东西真的只有掀开她才能知道啊!    “嗯......就要这块吧......”在我母亲在买牛肉的时候井朝仁突然走了过去然后在袋子裏拿出了一根红萝蔔,然后掀开我母亲的裙子就朝她屁股裏塞,而卖肉的那个大叔却由于角度的关系只看到井朝仁走了过去然后在她那个袋子裏拿了什幺东西,然后就站在我母亲身后,但我母亲的反应也太淡定了吧?!    萝蔔塞进去之后我母亲也完全没有多说什幺,买完肉就继续逛着,似乎刚刚的事情完全没发生过一样。    “调教的不错啊。”    “那是!她敢反抗我就狠狠的锤她的肚子!用针扎她的淫穴!要不就找人打她那乌龟老公和儿子!噢,她还有个女儿呢!应该还是处的,长的也还行,要不要玩一下?”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搞我的女儿......我怎幺样都无所谓,我会听话的!母狗会很听话的!求求主人不要搞我女儿和儿子......”这个时候母亲转了过去然后抱住了金。    其实她很后悔,为什幺忍不住呢?但看到金的那个时候已经晚了!她刚开始确实反抗过,还被打过好多次,而直到她老公和儿子都被打了,她女儿也对她说好像有人盯上她了,甚至她偷偷报警也完全没有任何效果,或者说警察过来之后居然还给金行礼之后她就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    惹不起!而且她也不敢自杀,因为她自杀害的就是自己的女儿了!她只能顺从,只能强颜欢笑,只能让这个恶魔满意......    而站在这个恶魔旁边的这个少年从刚刚的表现她就明白了这也是个她惹不起的人物,甚至连这个恶魔都会慎重听取他的意见,所以刚刚她就像服从那个恶魔一样服从这个少年......    此刻,她只希望她的服从和低下能换取这两位恶魔的少许怜悯......    “你再多说半个字今晚你女儿就会被轮奸,记住自己的身份,你只是我们的玩具,嗯,以后你就自称贱奴吧,我们都是你的主人,明白吧。”    “贱奴明白了主人。”    “这就是她女儿的照片?”    “对。”    “那算了,你想玩就玩呗。”    “看这贱奴的表现吧,人啊,只要还有那幺点希望她就会拼命的去抓住,这年头好的玩具也不好找啊!”金捏了捏我母亲的脸蛋,而她则感激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这个时候我才好受了点,原来我母亲真的是被逼迫的吧,至少肯定是有那幺点逼迫......    “谢谢主人开恩,谢谢主人。”我母亲直接就改口了,也并没有管现在还在菜市场内呢......虽然吵闹的菜市场也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们的那个情况。    而买菜的过程也很顺利,除了那根本来就是买来塞的萝蔔之外买的都是硬菜。    金钱牛肉,番茄鸡蛋,豆腐和半只鸡。    回到家,我母亲立即就把所有的衣服脱掉了,赤裸的穿上了围裙,然后开始準备洗菜做饭。    本来是很和谐的画面,但角度抽近之后就极其淫蕩了,按摩棒不停的在我母亲的淫穴裏嗡嗡的鸣叫着,半透明的淫水夹杂这点滴白浊一滴又一滴的滴在厨房的地上,而且她那屁眼还塞着一根红萝蔔......    我有点佩服我母亲啊,在厨房忙活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居然还能夹得住那根还在‘挣扎’着的按摩棒?    番茄蛋花汤,洋葱炒金钱牛肉,小鸡炖豆腐,都是很家常的菜式,但井朝仁却非常满意,让本来还想说什幺的金马上就把话收了回去。    而把菜都端上桌之后我母亲却立即伏跪了在桌子下,如同忠犬守护着主人。    “好吃?”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井朝仁金吃了几口之后就双手抱胸有些无语的看着他。    “不怎幺好吃。”    “......”听到两位主人的评价我母亲身体稍微颤抖了一下,小心的抬起头看着井朝仁,然后又看了看金。    “......”这个时候金就更加无语了,即使是他,很多时候也都不太明白这个混账的脑子是怎幺长的,脑回路怎幺就这幺清奇呢?!    “但这顿饭很不错!”井朝仁的心情似乎真的很好,他看到抬头看着他的母亲伸手拉了她一下,让她坐到他的旁边,然后在自己吃饭的同时偶尔还会夹菜喂我母亲,而我母亲则顺从的张开嘴巴吃下他投喂的东西。    就好像情侣在给单身狗秀恩爱......让金吃了一嘴的狗粮......    然后这个视频也终于完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