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综合  »  神秘园 1-15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神秘园 1-15
(一)可怜的少  她同意了我兴奋的挂上了电话,我叫李渊鸿是一家公司的策划部的主管,我刚接了一个烫手的山芋,公司和外商联手要办一届人体艺术展,我负责其中的现场策划,大部分都搞定了就是差一样,公司希望现场的木乃伊标本制作可以用真人代替假人,可是离开幕衹有一天了我上哪去找模特啊,我打了好几个电话可对方一听要当着哪麽多人被绑成粽子,还要被固定好几个小时供人参观连喝水和方便都不允许就都拒绝了,情急之下我想到了前几天来应聘秘书的一个叫梦诗文的女孩,她可是个美女应聘的职位恰好是我的文秘,但她衹有19岁还是在读生衹想做兼职所以被拒绝了,我看着她的简历她1米7的身高是典型的长腿美人,高中时做过封面模特身材是绝对惹火行的,我马上打通了她的电话告诉她如果她同意我可以破格录用,没想到她连犹豫都没有就同意了。  展览当天人非常多在大厅的展台上小文以一身惹火的紧身连体胶衣出场,一上台就引发了台下的一片掌声,她很羞涩没有说话衹是等主持人介绍完便躺倒了準备好的工作台上,接着四个身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走了上来,其实这裏是有点小意外,因为绷带不够情急下道具师用了一种防水的白色胶布代替,这种胶布粘度大不透气且很结实但也没办法,我怕她会有所顾忌所以没告诉她,我在展台的一侧欣赏着她的表现,他们先用胶布把她的双手和手臂包好,在把她的脚和腿缠绕住,之后把她的双臂在胸前交叉在把她的双腿绑紧,之后用胶布一圈一圈的从脚往上绑,之前主管交代过要用力绑紧绑的越紧越好,衹有这样才能有效果也更能显出她惹火的身材,不过小文对此一无所知,我走近一些听到小文不时的小声对工作人员说:「不行了求求妳了鬆一点吧我要不能呼吸了绑的太紧了。」可那几个男人却好像更来劲了绑的更用力了以至于小文开始有点挣扎了,身体绑好后一个男人给小文一杯水不管她愿不愿意强行灌了下去,之后用口塞球堵住小文的嘴,她对此不知情不时的摇头眼泪从眼眶留了下来,旁边的人对此毫不在乎用一块胶布粘住了她的双眼,又用一块大一点的胶布粘住她的嘴,然后用绷带把她的头缠了两圈连鼻子也不放过,不过用的是一般的绷带小文可以呼吸衹是可能要费点力了,之后他们用胶布有包裹了一圈同样非常用力,不过没有在缠鼻子不然她就不能呼吸了,这是透过大屏幕台下一片骚动不时发出很多尖叫声,不过这都是早就想到的说明我们的目的达到了,最后的禁锢开始了,工作人员在已经包裹好的小文的身上刷了一边强力胶,全身都刷了除了鼻子,然后用绷带一圈一圈用尽全力进行最后的包裹,在快好的时候小文终于开始挣扎起来,台下的观众却以为这衹是表演的一部分还响起了一片掌声,小文挣扎的有点厉害,所以又上来两个男人用力的按住她直到包裹完成,最后工作人员把小文抬进準备好的特质的半透明玻璃棺材裏,在棺材裏有很隐蔽的透明塑料绳带,分别在小文对应的脖子?腰部?脚踝?和膝盖的上下,当小文一被放进棺材来不及挣扎就被工作人员把所有的束带勒紧了,之后他们用胶布在绳带的位置又包裹了一边这样就看不出来了,可怜的小文在挣扎也衹能是略微的蠕动身体,不过我的目的就是要让她动不然就没意思了,必须让近距离观赏的人知道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才能达到老板的目的,所以我在哪杯水裏放了很微量的春药和利尿剂,目的就是要让小文感到痛苦绝望的同时让她兴奋,做完这些后现场开始沸腾因为衹要交50元就可以近距离欣赏小文,小文的棺材边立着一个提示牌:真人表演禁止触摸,停留时间不得超过30秒。但很都参观者都忍不住摸了小文而且大部分是女的,其实这也是我们的目的,牌子是看的摸就摸吧棺材又没有盖而且工作人员是不会阻拦的,这时我在一边欣赏着小文绝望的表演她的身体不时的蠕动着,我看了看时间离展览结束还有好几个小时,我笑了笑转身离开了準备和小文的合同书心想小美女这衹是个开始好好享受吧。  我忙完手头的事老板高兴的的告诉我件事,表演很成功现场流水比预计的收入多了一倍,而且成人用品销售也签下不少订单大部分是情趣服装和道具,因为公司虽然经营的项目很多大到进出口运输小到街头快餐,包含了服装业?零售业?餐饮业等,但成人娱乐是刚刚涉足有这样的成绩非常好,老板决定和日本?德国的两家成人娱乐公司合作开一家公司,我被任命为副总经理兼行政督管,因为那个总经理老板并不信任所以我其实就像是老板派去的督查一样,当然我马上对老板说我的贴身助理兼秘书岳晓婷必须和我一起,再有这个女孩我也要了老板一个坏笑同意了衹是告诉我别出格哦。我在公司整理完交接的工作和物品,看看表已经是下午4点了展览快结束了,我开车来到现场人已经是快5点了展览已经结束正在散场,等到清完场已经是5点半了,工作人员在整理现场但没有人理会棺材裏的小文,此时从她被包裹完放进棺材已经快7个小时了,这是我的助理小婷也是这次展览的现场指挥从后台走了出来,她一身红色的紧身连体胶裙显得非常惹眼,她说:「怎麽才回了啊没妳的话我可不敢给她解开,我真怕妳不回来万一出了事就不好了。」说着她让人解开了小文身上的塑料绳带,并让人把她抱到后台的道具间我也一起走了进去,裏面有两个女工作人员加我和小婷小文就我一个男人感觉有点不自在,两个女人用剪刀剪开胶布和绷带,但实在勒的紧胶布又粘的很死,连我也算上一起用力撕扯也费了很大的功夫才把包裹小文的胶布和绷带去掉,我看小文虽然闭着眼但一直在哭,我怕她会闹所以叫两个女工在人员先离开了衹有我和小婷在她的身边,我取出小文的口塞她慢慢的张开眼睛并没有挣扎和乱动,我想应该是已经没有这个力气了,小婷和我一起把她穿的胶衣脱掉,没想到她裏面还穿着乳胶的内裤和胸罩,她说话也没有什麽力气了衹是对小婷说:「姐姐帮我取出来吧我忍不住了。」而小婷则说:「不可以经理在怎麽行,忍了怎麽久在忍忍没关係,再说忍不住也不会出来妳放鬆就行了。」小文无奈的点了点头,说着小婷给她喝了点糖水因为她上身出了好多汗,婷子小声告诉她这裏没有厕所所以待会我开车送她回家后让她自己取出来,我现在明白小婷想尿尿而且憋了很久了,我也不耽误了让小文穿好衣服稍稍休息了一会就开车和婷子一起送她回家,在车上婷子一直劝小文多喝点水,不知道小文是渴了还是无力拒绝竟然一下喝了两瓶矿泉水和一瓶冰红茶,之后婷子便不再理她而小文却衹能并紧双腿双手夹在两腿中间一脸痛苦的样子,小文住在城南而展览地在近郊所以开了很长时间,终于到了小文所说的地方我打开车门扶她下了车,而婷子此时却睡着了,我说要不要叫她的家人接她她说不用了,我看着她慢慢的走进小巷不知为什麽我不知不觉得跟在了她的后面,来到一个老式的小区这裏全是老式的板楼一层是半地下的,她走到一栋楼来到走廊的尽头,楼道没有灯因为已经快8点天已经暗了所以很黑,她来到一扇门前突然倒了下去,我赶忙把她扶起她带着哭声把钥匙递给我,我把门打开摸索着把她抱到床上,我关好门把灯打开这时她已经把连衣裙脱掉书包也扔到一边,身上衹有刚才的乳胶内衣,她一边哭一边说:「求求妳帮我脱掉吧太紧了我没有力气了。」说完少女的脸红的想番茄一样,我当然照办其实这时我的下面已经挺的老高了但我还是尽力压制着自己,内裤果然很紧我脱的时候都费了些力气,看到她的下体是粉红色的明显还是处女但却非常干凈,还有淡淡的香味应该是今天做準备的时候婷子帮她处理过,这时我注意到她的尿道口有一个很小的金属帽,我知道这是尿道堵而且是中等型号的马上明白了这肯定是婷子做的,她没有把腿并拢而是说:「帮我取出来求妳了,让我做什麽都行。」我轻轻的取出一点但又放弃了把塞子又推了进去,她叫了一声然后看着我眼神很淫蕩,我把她抱起来搂在怀裏她的腰围衹有2尺1,胸部不算很大但很坚挺,丰满的臀部更是圆润挺拔,她感觉到我的下体很硬不时的喘着粗气,我明白这是春药的作用衹一点就有这样的效果不愧是强力型的,我不想趁人之危就随便看看屋裏很小很简陋,是个老式的一居室而且没有卫生间,我告诉她要取出来她会失禁的我怕控制不住,她点点头我问她为什麽要堵上这个,她一边喘气一边说:「婷子小姐说不过是让我来救场的不会和我真的签约,但我很需要这份工作真的,然后婷子小姐说妳很好色而且喜欢折磨人,尤其是喜欢女人憋尿但妳不喜欢失禁,所以给我处理了下体后把这个塞进了我的尿道,说她会想办法让妳发现然后妳就会很喜欢就会录用我了。」我一听吓了一跳看着她的大眼睛及高挑的鼻尖和小而惹火的嘴唇,我不知该说什麽了竟然说了一句:「妳那时被绑成木乃伊又被迫憋了这麽久感觉怎麽样。」她对我一脸的羞涩说:「当时很痛苦很害怕什麽也看不见听不清说不了话,想方便但做不到身体被勒的疼得很连手指都动不了真的很恐怖,但现在不知为什麽被绑了这麽久憋了这麽久却感觉很享受,受真是讽刺而痛苦的享受。」听她这麽说不管是不是药物的作用我都很心动,我没有取出她下面的塞子让她就这麽憋着躺在我的怀裏,我告诉她要她好好恢复身体合同书我已经準备好了,明天会有人过来给她量制服上班必须穿指定的工作装这是规定,但考虑她身体要恢复所以让她先休息,一个星期后在到公司报道,然后把她放在床上让她躺好告诉她:「那个塞子妳自己取出来吧,等我走后在取我不想看妳羞辱的样子再见。」她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但眼泪再次留了出来眼睛已经哭红了,我站起来转身离去走到门口时听到她说:「等等。」我回头。衹见夹紧双腿躺在床上的小文用力勉强的起身跪在床上,双手夹在两腿之间向我鞠了一躬说了一声:「谢谢。」我压抑住内心邪恶的冲动,对她做了一个微笑的表情说道:「好好休息再见了。」之后我走了出去并关好门。接着我隔着门听到了一声淫叫然后传来冲击地板的流水声,我平复了一下情绪离开了这裏,回到车上看到小婷还睡着我便开车离开向家的方向驶去。         神秘园(二)被永远禁锢我最爱的女人  开车回到自己的私人公寓已经很晚了,我把车开到车库停好打开车门把还在熟睡的小婷抱下车,然后一直抱着她走进卧室小心的放在床上让她躺好,我坐在床边看着熟睡中的小婷,她是我最初的心动,对我言听计从绝对的服从,哪怕明知道是不可能做到事衹要是我说的她也会去做,她是我最爱的女人,但是她永远也不会嫁给我,哪怕我拥有她的心?她的灵魂,但却无法得到她的身体,每当我想释放我慾望可看到她脖子上的金属项圈就不得不放弃,那是一件邪恶的贞节带套装,金属的项圈?金属的束胸?束腰以及金属的底裤,全部由特殊的钛合金制作,很轻很薄但极其坚固,表面覆盖着一层合金闪亮光滑有铂金的质感,并且做了无缝处理,但它表面华丽的背后,那钛合金的内衬却残忍的包裹着她的玉体,而且紧到就像镶嵌在肉裏一样,而且随着小婷的运动没走一步没一次坐立甚至每一次呼吸,它都会已经肉眼看不见的速度慢慢锁紧,直到穿它的人不在有活动,哪怕呼吸都不可以必须绝对的持静止它才会最终停止,不仅如此连最基本的生理需要也被无情的锁住了,在哪金属底裤的中间有一个很小的锁孔,它和她体内的金属肛栓相连,要想排泄必须用配套的一个中空的金属钥匙插进锁孔,然后用同样配套的金属注射器插进钥匙末端的十字接口,用灌肠液进行灌肠把排泄物稀释之后用注射器抽出来,在它的前面还有一个针眼大小的锁眼,它连接着小婷私处裏的葫芦状金属棒和同样是葫芦形的金属尿道栓,在这个锁眼裏有一个绣花针细小的金属塞,想要小便就要用配套的同样是针头大小的钥匙插进锁眼,和金属塞末端的接口连接,然后小心的顺着螺纹转动101圈才能取出来,但葫芦型的尿道栓堵在尿道裏没有深入膀胱,所以小便必须靠自身的力量,不然衹能是滴答滴答的,不过尿道栓是中空的,在它的裏面是精密的过滤网,所以就是用尽全力排尿最多也就是滴滴答答了,残忍的是下体所以的部位都做了绝对密封处理,想漏一滴都是不可能的,也因如此要是生理期一到,那些汙浊的分泌物也无法排出衹能留在阴道内了,而且那个金属棒内部有动能充电係统,但充电会很慢不过微型电池的容量也不大,一但电池充满就会释放启动振动芯片,金属棒不长但很粗,轻微的放电和强烈的振动会最大程度刺激女人的G点,同时肛栓也会强烈的振动,而尿道栓虽然没有振动但会有轻微的放电,在这样的刺激下没有女人可以抵挡这样的快感,但微型电池容量很小,刺激持续的时间衹会断断续续持续不超过5分钟,让她享受电击和振动的无比快感同时,却得不到一丝满足,每当想要享受高潮时它就会无情的停止,而当电击和振动带来的快感下然而止时,接踵而来的是振动和电击带来的痉挛和火辣辣的疼痛,同时还要忍受分泌物无法排出滞留在阴户裏带来的痛苦,每当这时就必须要清理阴道,把针头大小的金属钥匙的末端和一个精巧的小型注射器连接,小心的插进锁孔但不要转动裏面的金属塞,用力把注射器裏的清洗液灌注进去,特殊的自控阀会把液体导入阴道,然后用力把注射器往外吸,不过妳会发现注射器是空的,因为金属塞是单向的,所以自控阀会借助吸力把废物经尿道栓注入膀胱,最后在取出金属塞用小便的方式排出,不过这裏还有一个变态的设计,金属塞取出后30分钟内必须装回,不然时间一到尿道栓就会自动锁死,同时私处的自控阀和肛栓也会同时锁死不可能在打开,而且一但金属塞装上2小时之内无法取出,同样如果取得时候不小心旋转超过101转,自动视为重新装上同样2小时内无法取出,而没有转够圈数就无法取出,如果金属塞或钥匙折断或损坏就会自动锁死,好在特质的钛金属很坚固,不过残忍的是过滤的滤芯早晚会堵塞就像过滤器一样,但它无法替换当它完全堵住就算取出金属塞也不可能在排尿了,而且金属塞取出后到装回之间如果没有排出一滴的话,芯片将视为穿带着放弃排泄,连续三次放弃排泄将会导致尿道塞自动锁死,同时自控阀和肛栓也会锁死,且永远也不会在打开了,而滤芯被堵死衹是时间早晚的事。当然随着运动贞节带的钛合金内衬也会无休止的收紧,而且为了以防小婷因为怕疼而不敢活动在她的敏感部位如?胸部?阴部?阴道内部?尿道口?肛门?都被涂抹了药膏并且是细菌性的虽然对身体无害,但衹要她一出汗,或是阴部有分泌物,那些地方就会发出火烧一样的灼热感同时伴有钻心的瘙痒,且会持续很长时间,随着细菌的繁殖持续的时间会无限延长,衹要是活人就无法忍受哪个痒和火烧的灼热感,所以小婷每天都要服用很多阵痛剂和止疼药。尽管如此死神已经在不远处等她了,因为她就算不被勒死也会疼死,就算能忍痛早晚也会被活活憋死,从一年前穿上这件恐怖刑具的一刻就已经宣判了她的死刑,这一年她是怎麽撑过来的,衹有她自己最清楚,在这一年裏每一刻都是折磨,衹有吃了安眠药才能让她在梦境裏暂时的逃避痛苦,但每当她醒来就不能不去面对哪恐怖的现实,当她穿上着昂贵而冰冷?华丽且残酷的铁衣时,这游戏就已经无法避免的开始了且不能终止,这是一场从开始就知道结局的游戏?一场时间与意誌力?美丽与死亡的游戏。!           神秘园(三)我的回忆-上  小婷全名岳小婷是我最初的心动我的初恋对象,我是在上大学的时候和她认识的,那是她转学来到这座城市住在我的隔壁,偶然的机会和她相识,虽然那时她还衹是高中生,但她的美貌还是吸引了我,她的眼睛不是很大却很有魅力,眼眶较深瞳孔很亮就像午夜的星斗让人着迷,嘴唇薄而小巧说话不饶人,当她说不过我时就会撅起她的小嘴鼻尖也会随着一起动很是可爱,笔直修长的双腿是哪样的诱人,虽然当时她衹是高二的学生不过发育的很好,乳房又挺又饱满,加上她接近1。7m的身高和苗条的身段,如果没有穿校服的话没人会想到她还没有成年,尤其是她脖子上总是带着一个银质的脖圈很是性感,每当走在路上都会引来无数的回头率格外的惹眼,她说那是她母亲生前遗物是她最真爱的东西,所以校方也同意破例允许她佩戴,不过追她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我虽然喜欢她但也衹是当她是妹妹一样疼爱因为竞争者实在太多,再有她还是个小女生我也不想别人说閑话,不过日久生情,最早她衹是偶尔到我家来请教功课,慢慢的过几天来一次,到后来我们几乎天天都黏在一起,别人要说什麽就说吧我衹要她在我身边,我们就这样确定了关係,但是天不随人愿啊,两年后她高中毕业了,我也不得不到处去找工作,就在这时小婷的父亲因为公司的安排必须要到日本去工作,而且可能就不在回来了所以她也要一起去,我永远忘不了小婷走前的晚上和我见得最后一面,我们紧紧拥抱我第一次吻她那是我的初吻也是她的,那个味道是哪麽的特别让人陶醉,就在我租住的简陋的平房裏我得到了她的初夜,我从男孩变成了男人,她从我的恋人变成了我的女人,但第一次也许就是最后一次,第二天她便随她的父亲一起去了日本,我忍不住来到机场想见她最后一面,看到她在登机口焦急的样子我哭了,我知道她在等我等我的出现,但我不能见她因为我会捨不得她离开,当然我就是捨不得她也一定是,但没有办法当时我又没有工作,一年内父母相继去世我的人生到了最低谷,就算我强行把她留下又能给她什麽哪,我连最基本的温饱都无法给她啊,我衹能隐藏在角落看着她,直到最后一刻飞机就要起飞了,在她父亲的催促下她走进了登机通道,我实在无法压抑自己冲了出来,我喊着她的名字像疯了似的向她奔去,机场的保安把我无情的拦在入口,但我不知哪来的力量硬是冲了过去,在她登机的最后一刻她听到了我的声音,她回头用已经哭红的眼睛看着我,我用尽最后的气力喊出了哪三个字?我爱妳?然后看着她哭着被父亲拽上飞机,我目送她坐的飞机起飞,直到消失在我视线之外我也久久不愿离去。  两个月之后我终于面试成功加入了盛世集团,成为了亚洲规模最大的公司中的一员,由于表现出色7个月后我被调到总部工作,主要负责行政纪律和内部管理,一年以前老板金世杰找到我,原来他想进军成人娱乐业,公司高层裏衹有我最年轻衹有25岁没有结婚,是集团重点培养的人才之一,因此他认为我是最好的人选,他要我出国到日本?瑞士?和德国进行三个月的考察,我也衹能同意带着公司指派的两个副手一起出发,行程是我定的先德国后瑞士最后日本,这样先远后近可以省去一些在路上的时间,一路很顺利最后一站我们来到日本进行考察,时间很充裕考察结束后还有一个星期,我们决定到旅游胜地劄幌去放鬆一下,就是这个决定改变了我之后的生活,如果我没有去北海道,或是那晚没有去海边,我就不会在遇到她,也许那时我不该救她,让她就那样的离去也许是最好的结局。  那是一个黄昏,我们吃完晚饭本来要去泡温泉,但日落的美景吸引了我,我们住的地方离海边不远,所以我决定去海边照几张风景相片留作纪唸,毕竟明天就要回家了总的留点印象吧,我一个人来到海边虽然不是冬天但北海道还是很冷,我在海岸边的山崖上架好了相机进行拍摄,天色慢慢变暗了太阳已经落山,我準备在拍几张就离开,这时一个身影映入我视线,一个女人衹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色连衣裙光着脚走在沙滩上,这麽冷的天她穿的也太少了难道她不怕冷吗,我用相机对準她,让我惊讶她的背影是哪麽熟悉,让我想起了一个熟悉的人,一个每天衹能在梦裏见到的人,虽然头发是披肩的长发不是我记忆裏的短发,但就是感觉很像,当我还在犹豫要不要过去的时候,那个女孩在沙滩上站了一会便向海裏径直走去,天哪不会吧她难道要寻短见,我以最快的速度收起支架和相机,拿起背包就跑了下去,当我跑到海边女孩已经被大海淹没,我不知所措的时候脚好像踩了什麽东西,我低头一看是一个脖圈,银质的脖圈,没错是她的是她绝对没错,我把装相机的背包仍在一边,不顾一切的冲向大海,我的水性还不错但在大海面前却显得很无力,我喊着她的名字绝望的在海水裏寻找着,正当我要放弃时我看到了她,我用力游了过去一把将她抱住,那一刻她像是出于本能人类求生的本能,她的手紧紧的抓住我,我当时不知道她穿这什麽衹觉得她身体很滑很难把她抱住,但我还是用尽全力与涨潮的海浪进行搏斗,好在几个钓鱼回来的渔民看见了我们,在他们的帮助下总算是脱险上了岸,我们把她抬上渔民的汽车送去医院,在路上我不停的给她做人工呼吸,她在吐了几口水后总算有了呼吸恢复了知觉,这时一个渔民说能不能把她脖子上的项圈拿下来,因为感觉很紧会影响她的呼吸,这时我才注意到有些不对,靠车上微弱的灯光我开始打量她的身体,透过被浸湿而变得通透的连衣裙,我看到了和她脖子上项圈相连的金属紧身衣,我们全都呆住了,因为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衣服,我们小心的寻找但几乎连接缝都没有,我注意到哪衣服不是一般的紧,就像镶嵌在身上一样,太完美了不知道是怎麽穿上去的,我们几乎是异口同声,可是要怎麽脱掉哪,我们全都不在说话,这时女孩醒了过来不时的咳嗽,我告诉她不要害怕我们救了妳现在送妳去医院,她一听便开始挣扎起来大喊不要去医院,求我们不要送她去医院,正当其他人不知所措时,我却呆住了那个声音如此熟悉不会错,那是我无时不刻都在期盼听到的声音,我大呼小婷是妳吗真的是妳吗,她也呆住了哽咽了一会小声的说:「渊鸿真的是妳,我不是在做梦吧。」「不是梦,这是现实,这不是梦。」我激动的说着和她抱在一起,我们抱在一起过了很久,旁边的人都楞住了,她在我耳边说不要去医院,我这时才清醒过来,让他们送我们回到了我住的旅馆,把小婷扶进我的房间之后我像他们一一道谢,在把哪几个渔民送走之后我回到房间,看到小婷躺卧在床上身体不停的发抖,我赶紧把她的湿衣服脱掉给她盖上被子,然后给她倒了杯热水可是她衹喝了几口就不在喝了,她让我抱着她并告诉我这件衣服是一款贞节带,然后哭着告诉我她已经被折磨的受不了,我听得不寒而栗,这分明是要把人活活的折磨死啊,我安慰她让她慢慢的告诉我这两年发生的事。原来两年前小婷父亲所在的公司经营不善被一家日本公司收购,自从小婷母亲去世以后她的父亲就和他公司裏的一个女助理相好了,公司被收购以后大部分员工都辞职或是调离了,因为不想寄人篱下的缘故,但那个女人留了下了而且被拍到日本的总部工作,因此小婷的父亲也留了下了和她一起去了日本,但日本的工作压力非常大小婷的父亲经常被上司责骂,更没想到不到半年那个女人竟然背叛了他和公司上层一个经理结了婚,,那个女人不但没有安慰他还要他和自己断绝关係,小婷的父亲无法承受一下便病到了,而且病的很重不得不辞职养病,不久医院传来消息说她的父亲需要做肝脏移植的手术,但家裏没有什麽积蓄无法负担药费,小婷衹好四处打工,但她当时衹有17岁衹是个高中刚毕业不久的女孩,没有背景也没有学历所以衹能打些零工弥补家用,看到父亲的身体越来越弱,她情急之下到一家夜总会做起了陪酒女,并且还做起了应召女郎,半年前一个叫鬆井?一夫的男人和一个叫月下?由美的女人找的她,要她做一家叫神秘园的成人用品公司的实验模特,并可以支付她一大笔钱,情急之下她衹好同意,之后她被带的北海道那家公司的产品研发中心,每天的工作就是被绑在试验台上被各种各样的道具折磨,而且禁止外出连吃饭睡觉甚至洗澡去厕所都要有人监督,一个月以前由美找到她说有一款禁锢套装需要进行活体测试而且很急,如果她可以接受,公司不但可以付她一笔钱还可以为他的父亲提供手术的费用,小婷拿到契约书有些犹豫,因为注意事项用红色字体写着「禁锢套装?冰恋专用?谨慎穿戴」的提示,但情况紧急因为父亲的手术不能再拖了,她不敢多想就签了字,之后就被带到试验台上并且被打了麻药,她昏迷了两天醒来后身上就穿着这件金属的衣服,之后每天她都被要求做长时间的运动,比如游泳?跑步?蹲起等,一个星期过去了她感觉衣服越来越紧,这还好但连最基本的排泄都有被控制,还规定了次数和时间限制每天小解两次两天排泄一次让他无法接受,更无法忍受的是私处和其他敏感部位的瘙痒,她每天都无法入睡生不如死。几天前她无意间听到由美和鬆井的谈话,知道了她不过是一个试验品一个牺牲品,她了解到冰恋其实就是死亡是一种虐待的方式,在她之前已经有4个女孩被迫接受了实验,其中3个已经不在人世了,最后一个女孩的生命也已经进入了倒计时,她每天24小时被禁锢在实验台上,供那些穿着白大褂的人观察和采集数据,她是第5个她身上的紧身衣是最新式的,更加的变态和残忍因为它不会很快结束穿戴者的生命,而会尽可能延长穿戴者时间让其痛不慾生慢慢的死去,更让她崩溃的是父亲的手术失败了已经死亡,并且瞒着她已经被下了海葬。她忍不住冲了出来和哪两个人理论但没有结果,字已经签了实验必须进行下去,她试过自杀但被发现,从此被更严密的监视起来,无论睡觉还是日常起居都被镣铐锁着,而且嘴裏也被锁上了口球防止她咬舌自尽,为了逃走她故意很配合,并告诉由美她已经认命,死亡不过是去和父亲团聚她不会随意轻生,但求她不要让自己这样痛苦的活着,由美被打动了不在用镣铐和口球锁她,而且每晚会给她服用止痛药和安神药让她能好好休息,终于今天她找到了机会偷了由美的身份识别卡,趁警卫交接的时候跑了出来,想再海裏了结自己的生命和父亲团聚,没想到会遇见我,之所以不让我送她去医院是因为她知道这家公司的背景很不一般,她曾经看到政界和警界的高官出入那裏和鬆井谈笑风生,甚至哪之前第4个试验者就是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实习女警,而且对外的消息是她已经意外死亡,再有之前曾有实验者逃跑并逃到了警察局,但不久她便被警界的人送了回来,可想而知她是逃不掉的,说着小婷不时的夹紧双腿,我看出了她的处境应该是需要小便,可怎麽办我没有钥匙和工具啊,这时5个穿这西装的男人和一个女友闯进了我的房门,原来小婷衣服裏的芯片有全球定位的功能,所以很快就被他们发现了,那个身穿紧身乳胶长裙的女人就是由美,我看到她就是一惊,确实是美女而且长相很甜美不像是小婷所说的恶人,但她进来之后便吩咐手下要带走小婷,我虽然有些伸手但不可能是哪麽多人的对手,情急之下我表明身份,并告知盛世集团的总裁金世杰很想进军成人娱乐业,我来的目的就是要和她们的公司洽谈合作的,她一听到盛世集团的名号一下呆住了,然后马上像我鞠躬致歉,表示其实神秘园公司早就想和亚洲最大的集团合作,没想到会和您在这裏见面真是失礼,于是我带着小婷和他们一起返回,临时走我叫上了我的两个随从一道以防万一,我们来到裏海边不远的一个像别墅一样的地方,这就是神秘园的产品研发中心,我们进了别墅我看到警示牌私人领地禁止入内,别墅四周都有铁丝网,大门也有持枪的门卫,我在想小婷能逃出来真是太幸运了,我们走进别墅的正门直奔电梯,电梯的门有身份识别係统没有特定的磁卡是无法打开的,我们坐上电梯来到最深的地下5层,我们先一起来到一个衹有一个金属门的密闭的屋子,进到裏面后我惊讶的发现这是一间实验室,一张床式的实验台周围有好多仪器,我还没反应过来几个身穿白大褂的男人就把小婷抓了过去,粗鲁的把小婷按在实验台上,然后竟用金属的刚条把她捆了起来,这时一个穿这紧身迷妳裙的女人走了过来,向我鞠了一躬感谢我把她的实验品送回来,然后回到实验台命令旁边的人把小婷勒紧,刚条被锁紧勒进肉裏,之后又用皮带把小婷固定在实验台上,她给小婷灌了一瓶液体,然后用口球堵住小婷的嘴并上锁,她带着冷笑告诉小婷,哪个液体是新研制的发情剂而且有利尿剂的成分,不过作为逃跑的惩罚今晚衹能憋这了,至于明天什麽时候可以方便要看她的心情,我看到小婷没有挣扎眼神很平静的看着我,我的心裏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难受,看到自己最爱的人被别人当玩具一样折磨,自己却无法救她真想狠狠的打自己一顿,这时由美告诉我那个女孩叫水源?爱很年轻但已经是硕士了,她负责对小婷的实验和提取数据,得罪了她小婷恐怕有的受了,之后我们坐电梯返回别墅,我在客厅焦急的等着,半小时就像过了半年,鬆井终于出现,我和他开始进行谈判,我一上来就告知他我是盛世集团的高层人士可以代表公司,然后向他说明小婷和我的关係,告诉他如果他们可以放了小婷我就可以说服金世杰和他们合作,鬆井眉头一皱好像很为难,他说他虽然是这裏的负责人但他没有这个权利,衹有公司最高的决策层才有,事情太突然了他要去打个电话,这个电话一打就是一个多小时,当我等的不耐烦的时候鬆井脸色平静的走了回来,告诉我他们已经用最短的时间对我进行了调查,证明我所说是真的,而且知道了我是公司重点培养的人才之一,是高级管理层裏最年轻的要员,说完他向我鞠躬致歉,但他说小婷所穿的禁锢套装已经是最终的款式,而且目前仅此一套,小婷从穿上到最终死亡期间的数据是最终的数据,一但资料完成就可以正式对外出售了,因此小婷一但放掉之前的实验和数据也就白费了这是决不可能的,而且就算放掉她也没用她最终的命运也是死亡,但是考虑到她和我的关係做了折中的处理,衹要可以说服金世杰他们可以把小婷还给我,但是小婷不能离开我他们会派人监视并记录相关数据,但不会影响我和小婷的日常生活,我没有选择的余地衹能同意,临走时我回头看着那栋阴森的别墅心裏默唸小婷一定要等我。